海事附中分享:小石潭记预习资料二节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9年05月29日

  柳宗元的山川纪行在中国文学史上具有奇特的地位。此中最出名的,是他被贬谪到永州当前写的《始得西山宴纪行》《钴鋂潭记》《钴鋂潭西小丘记》《至小丘西小石潭记》《袁家渴记》《石渠记》《石涧记》《小石城山记》,这就是为人称道的《永州八记》。这些作品,画廊式地展示了湘桂之交一幅幅山川名胜,承继了郦道元《水经注》的保守而有所成长。《水经注》是地舆书,对景物多客观描写,少客观豪情的吐露。而柳宗元的山川纪行则把本人的出身遭遇、思惟豪情融合于天然风光的描画中,投入作者本人的身影,借被抛弃于荒远地域的夸姣风景,寄寓本人的倒霉遭遇,倾泻愤懑抑郁的表情。本文是柳宗元《永州八记》中的第四篇,连结了《永州八记》一贯的行文气概,察看入微,描绘详尽。肖其貌,传其神。文章先写所见景物,然后以特写镜头描画游鱼和潭水,再写潭上景物和本人的感触感染,写出了小石潭及其四周幽静冷寂的景色和氛围。此外,作者还在写景中传达出他贬居糊口中孤凄悲惨的心境,是一篇情景交融的佳作。全文孤单清幽,郁郁落落,形似写景,实则写心。文章对潭中游鱼的描绘虽只寥寥几句,却极其精确地写出潭水的空明澄澈和游鱼的形丰采势。此外,文中写潭中游鱼的笔法极妙,无一笔涉及水,只说鱼则“空游无所依”,则水的澄澈通明,鱼的活泼逼真,都各尽其妙,意境之深,令人击节称赏。《小石潭记》赏析(成曾)柳宗元的山川纪行,是他散文创作中具有高度艺术技巧和最富于艺术独创性的一个部门。而在他篇数不多的山川纪行中,《小石潭记》能够说是一篇很有代表性的作品。《小石潭记》是《永州八记》中的一篇。这篇散文活泼地描写出了小石潭情况景物的幽丽和静穆,抒发了作者贬官失意后的孤凄之情。言语精练、活泼,景物描绘细腻、传神,全篇充满了诗情画意,表示了作者精采的写作技巧。因之,成为被历代所传诵的散文名篇。这篇纪行一共能够分为五段。第一段,作者采用的是“移步换形”的手法,在挪动变换中指导我们去领略各类分歧的景色,具有极强的动态的画面感。“从小丘西行百二十步,隔篁竹,闻水声,如鸣佩环,心乐之。”文章一开首,便指导我们向小丘的西面步行一百二十步。来到一处竹林,隔着竹林,能听到水流动的声音。“篁竹”就是成林的竹子;“如鸣佩环”是描述流水的声音的洪亮动听,犹如玉佩玉环彼此撞击时发出的声响。文章由景及情,写来极为天然。“伐竹取道,下见小潭。”在浓密的竹林之中,砍伐出一条小道来,终究见到一个小小的池潭。至此,小石潭的全数面貌才呈此刻我们面前。这一番由小丘到篁竹,由篁竹到闻水声,再由水声寻到小潭,既是讲述了发觉小潭的颠末,同时也充满了悬念和探奇的情趣,逐步地在人们面前展开一幅美好的丹青。从此往下,作者便把笔力放在了对池潭的细心描写上。“水尤清洌,全石认为底,近岸,卷石底以出,为坻,为屿,为,为岩。”小石潭的水非分特别清冷,并且整个小潭全数是由石头形成的。整个潭底即是一块大石头,在接近池岸的处所,水底的石头翻卷地显露水面。这些石头千姿百态,外形各别。“坻”即为水中的高地;“屿”是小岛;“”“岩”都是岩石的各类形态。总之,这完满是一个由各类形态的石头围出的池潭,所以,作者为它起名曰小石潭。“青树翠蔓,蒙络摇缀,参差披拂。”就是作者对于池潭上景物的描画了。有青青的树和翠绿的藤蔓,它们环绕纠缠在一路,构成一个绿色的网,点缀在小潭的四周,参差不齐的枝条,随风摆动。这潭上的描画仅12个字,便将小石潭四周的极幽极佳的景色展示在我们面前,令我们愈加觉出小潭的美好。第二段,作者描写的是潭水和游鱼。这一段,作者采用了与第一段分歧的手法,变“移步换形”为“定点特写”。这是全篇中极为出色的一段。出格是对水中游鱼的描写,更是绘声绘色。“潭中鱼可百许头,皆若空游无所依。日光下彻,影布石上,然不动;尔远逝,往来翕忽。似与游者相乐。”这是一幅极美的画面。在水中游动的鱼儿,不像是在水里,而是像在空中游动。太阳光照下来,鱼儿的影子落在了潭底的石头上。从字面上看,作者是在写鱼,但透过字面,却令我们不克不及不合错误那清亮的潭水留下极深的印象。这种游鱼和潭水彼此映托的写法,收到了很好的艺术结果。下面,作者进一步对鱼儿进行描述。先是鱼儿呆呆地一动不动,突然,有的鱼飞快地窜向远处,一会儿游到这儿,一会儿又游到那儿,仿佛是在与游人一同享受着欢愉。读到这里,我们又不克不及不从游鱼联想到作者的欢悦表情。这种由情入景,由景及情的写法恰是这篇散文的一个凸起特色。第三段探究小石潭的水源及潭上景物。“潭西南而望,斗折蛇行,明灭可见。其岸势犬牙差互,不成知其源。”向西南望过去,一条小溪曲折而来,外形像是斗极七星那样盘曲,又像是一条蛇在游动,有的处所亮,有的处所暗。小溪两岸高凹凸低,凸凹不服,犬牙相错。这里,作者很是成功地利用了比方的手法,用斗极七星的盘曲和蛇的爬行来描述小溪的外形,用狗的牙齿来描述小溪的两岸,使我们倍感抽象传神。第四段写出了作者对小石潭总的印象和感触感染。“坐潭上,四面竹树环合,寥寂无人,凄神寒骨,悄怆幽邃。以其境过清,不成久居,乃记之而去。

  坐在小石潭上,四周环抱着密密的竹子和树木,很是沉寂,见不到人,令人神采苦楚,骨彻心寒,精力上也不免悲怆幽凉。由于它的景况太幽清了,不适宜让人长久地呆下去,便题了字后离去。在这一段中,作者凸起地写了一个“静”字,并把情况中的静深切到心神中去,情景相融,写出了一种凄苦孤寂的心境。这无疑是作者被贬后表情的盘曲反映。最初一段,“同游者:吴武陵,龚古,余弟宗玄。隶而从者:崔氏二小生,曰恕己,曰奉壹。”记下与作者同游小石潭的人。《小石潭记》是一篇言语精彩,寄义丰硕,抽象传神的优良山川纪行。它表示了作者对于事物的深刻察看力和奇特体验,同时也表示了作者深挚的艺术功力。文章中所利用的那些描画景物详尽入微的手法和巧妙、抽象的比方,都值得我们很好地自创。(选自《古代散文鉴赏辞典》,农村读物出书社1987年版)《小石潭记》鉴赏(范培松)《至小丘西小石潭记》是“永州八记”中的第四则。这篇散文写的是一个不见经传的小石潭。这个小石潭称不上是美景,更不是什么名胜,只是一个无名小丘边的小水潭。作者写这小石潭的本身,就最好地证了然他没有感染上展览美景的唯美主义的恶习。从这一选材的价值来看,对于我们当今纪行写作也颇有自创意义。小石潭虽然名不见经传,但见到它仍是费了一点小周折:先见竹丛,耳闻水声,却不见小石潭的身影。小石潭的闪现,虽称不上千呼万唤,也可称有“犹抱琵琶半遮面”之妙。待到“伐竹取道”,才见到小石潭。真乃曲直径通幽确实气象不凡。这“不凡”是以“怪”的面貌呈现的,怪就怪在潭是“全石认为底”,并且潭中显露的石头又都是那么姿势奇异,“为坻,为屿,为堪,为岩”,再加上古树翠蔓的笼盖,使小石潭的全景富有平静感,仿佛不是人世的一个小六合,而是传说的佛国中的一块净土。接着,笔锋随转,由静写动,写潭中小鱼。这是本文的最出色之笔。这潭中鱼也极为荒诞:一是鱼竟然可数,约有“百许头”;二是“影布石上”,神志自如地“然不动”。这是继续写静,既衬托出小石潭的幽寂,也勾勒出小石潭水的清亮。由此转为写动。其其实写静时已作伏笔,水中之鱼不克不及不动。鱼之静止,正像片子中的定格只是某个刹那的显示。这个定格事后,便见潭中之鱼“尔远逝,往来翕忽,似与游者相乐”。鱼,何等富有情面味,这倒触动了作者情怀。在此,这一“乐”字值得留意。作者因为鼎新受挫,被贬远方,精力承担很重,处在极端懊恼和压制之中。为何能“乐”?乃是由于分开了纷陈懊恼的宦海这一长短之地,在这里找到了如许一块平静之地,看到游鱼的悠然自得,魂灵获得了净化和复归。水之清,鱼之乐,终究给这位破裂了心的散文家带来了顷刻的欢喜。平静神乐是这篇散文前半部门的主旋律。现实是严峻的。在这“四面竹树环合,寥寂无人,凄神寒骨,悄怆幽邃”的情况中,作者感应“其境过清不成久居”。乐终究是临时的,而凄怆是永久的。面临这种原始的悄怆之景,大概更感应难受,大概更激起作者苦楚的联想,因而构成了豪情从“乐”到“凄”的大幅度滑坡。这一滑坡的表示也是立竿见影,感觉此地不成久居而赶紧分开,倍感凄寒逼人,毛骨悚然。这篇散文历来被人们誉为精品。它所以能成为精品,归纳起来有如许两条:一是作者敢于选择乱石堆中的无名小石潭作为纪行的表示对象,可见作者有过人的艺术胆子;二是作者在写小石潭的景物时能把握自若地融进本人的豪情,景随情迁,天然地构成一种凄情的艺术境地,这是作者崇高高贵的艺术聪慧和艺术技术的表示。诚然,归根结底仍是一条,作者如许一小我,巧遇这么一块净土,一拍即合,融为一体,真是天佑之也,景助之也。

(编辑:admin)
http://wellowomen.com/sjc/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