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宗元 石涧记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9年06月18日

  接待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本网!

  石渠之事既穷,上由桥西北下土山之阴,民又桥焉。其水之大,倍石渠三之一。亘石为底,达于两涯。若床若堂,若陈筵席,若限奥。程度布其上,流若织文,响若操琴。揭跣而往,折竹箭,扫陈叶,排腐木,可罗胡床十八九居之。交络之流,触激之音,皆在床下;翠羽之木,龙鳞之石,均荫其上。古之人其有乐乎此耶?后之来者有能追予之践履耶?满意之日,与石渠同。

  由渴而来者,先石渠,后石涧;由百家濑上而来者,先石涧,后石渠。涧之可穷者,皆出石城村东南,其间可乐者数焉。其上深山幽林逾峭险,道狭不成穷也。

  穷:毕,完成。

  土山之阴:土山的北坡。古称山南水北为阳,山北水南为阴。

  亘(gn)石:接连不竭的石头。亘,横贯。

  两涯:两岸,涯,水边。

  限:门槛,这里作动词用,用门槛把正屋与阁房离隔。

  (kǔn)奥:也写作“壶奥”,指阁房深处。,阁房,闺门。

  文:同“纹”,纹彩、斑纹。

  跣(xiǎn):光着脚。

  胡床:也称“交床”、“交椅”,一种能够折叠的简便坐具。

  交络:交错,描述水波像交错的纹理。

  触激:撞击,激悦。

  皆在床下:都发生在坐椅下面。

  翠羽之木:像翠鸟羽毛一样的树木。翠羽,翡翠鸟的羽毛。

  龙鳞之石:像龙鳞一样的石头。

  满意之日,舆石渠同:这一天的满意欢愉,和获得石渠的那一天是不异的。

  发觉石渠的工作曾经竣事,从石渠的桥上向西北走,一去到土山的北坡,苍生又架了一座桥。比石渠的水量大三倍。接连不竭的石头作为水的底部,宽达到水的两岸。石头有的像床,有的像门堂的基石像筵席上摆满菜肴,有的像用门槛离隔的表里屋,水流像纺织物的斑纹,水泉咚响声像是抚琴声,拎着衣服赤脚而往,折竹箭,扫陈叶,排腐木,清出一块可排十八九张交椅的空位。交错的流水,激撞的水声,皆在椅下;像翠鸟羽毛般的树木,像鱼龙麟甲般的石块,都遮盖在交椅之上。古时候的人有谁曾在这里找到这种欢愉的吗?当前的人,有谁能跟随我的脚印来此吗?到石涧的日子,与石渠不异。

  从袁家渴来的人,先到石渠后到石涧;从百家濑上山到这里的人,先到石涧后到石渠。石涧的泉源,在石城村的东南,路两头能够旅游的处所还有好几个。那上面的深山老林愈加险峻,道路狭小不克不及走到尽头。

  柳宗元因加入王叔文改革活动,于唐宪宗元和元年(806年)被贬到永州担任司马。到永州后,其母病故,王叔文被处死,他本人也不竭遭到统治者的离间和攻击,表情压制。永州山川幽奇雄险,很多处所还不为人知。柳宗元在这漫长的戴罪期间,便四处旅游,搜奇探胜,借以开辟胸襟,获得精力上的抚慰。《永州八记》就是这种心态之下的游历结晶,此文即是此中一篇。

  此文紧承《石渠记》,是《永州八记》的第七篇。先交接石涧的方位:旅游、整修石渠的事曾经完毕,从石渠的桥上向西北下去到土山的北坡,老苍生又架了一座桥。接着描画石涧的风光,作者用较多的翰墨写石:石涧的泉水比石渠大三倍,横着的石头形成石涧的底,毗连两岸。那些石头有的像床,有的像堂屋的基石,有的像筵席上摆满菜肴的碗盏杯碟,有的像用门槛孤开的表里屋。作者用贴切的明喻,把铺满水底的石头描画得如统一个房舍划一、家什完整的家庭,充满了糊口气恳,分发看屋室的温暖。这里的泉水也奇奥非常:“程度布其上,流若织文,响若操琴。”这就是说,站在岸上看去,泉程度静地漫布在石上,那轻轻的波纹就像织物的斑纹;侧耳倾听,泉水叮咚作响,就像抚琴。”连用六个“若”字,比方抽象活泼,比方之外,又生联想。这段文字,使石涧的奇奥一下就显出情味来,这情味长短常悠然、清丽、开阔爽朗的。这是一个令人神往的水中世界,于是作者撩起衣服,赤着双脚,涉水过去。折断挡道的乱竹子,打扫经年的落叶,除去朽烂的树木,清理出一块能够陈列十八、九张交椅的空位,坐下来歇息。这时候,交错的水流,急流相掩的水声。都在交椅下面;翠鸟毛羽般碧绿的树木枝叶,鱼龙鳞甲般闪光的石块,都遮盖在交倚上。这里,作者展开了丰硕的想象,使用借喻和划一对称的四字句,构想了一个如诗如画的意境。读起来也琅琅上口,富有节拍感。若是说前面作者写的清泉美石,是用视觉和听觉感知的,这里写的则是存心灵感遭到的。作者完全沉浸在这奇丽的世界里。天然而然地发出感伤:古代的人莫非有谁在这里寻求过欢愉吗?此后的人有谁能跟随找的脚印来到这里吗?这两句话,包含着作者的复杂的感情,既有沉醉于天然风光的欢愉和满足,又有难言的优伤和哀怨,更多的则是借石润的夸姣景色来自我抚慰。“满意之日,与石渠同”,交接了旅游石涧的时间,是和游石渠统一天。

  第二段具体描述了几处旅游胜地的地舆位置之间的关系和沿途的风光。从袁家渴过来,先到石渠,后到石涧;从百家濑向上游过来,先到石涧,后到石渠。石涧能够找到的泉源。都来自石城村的东南,这一带能够游乐的处所有好几处。再往上走是深山幽林,越来越峻峭艰险,道路太窄不克不及走到尽头。

  这一篇纪行也是写清泉美石,但同《小石潭记》、《石渠记》诸篇比力,有其奇特之处:作者善用新鲜贴切的比方来描攀景物,使其可感。

  这篇纪行的最大特色,就是景由情生,于常景中写出奇景。其实,作者笔下的石润,只不外是一条乱石纵横、流水交加的通俗山涧,它既无险壑奇石之趣,也无急流飞瀑之观,以至说不上有一点点异于其他任何一条山涧的出格之处,在一盘游人看来毫不起眼。但正由于作者豪情倾泻,慧眼独到,故小小石涧无不成景,每一景色无不奇奥。作者是如许描写石涧的:“亘石为底,达于两涯,若床若堂,若陈筵席,若限奥。程度布其上,流若织文,响若操琴。”“翠羽之木,龙鳞之石,均荫其上。”这连续串的博喻,不只将石渠写得美,并且写得富无情节,富于联想,写得令人心馋。若床,若堂,若筵席,若奥,写出了石涧尺幅千里的空间的无限变化;流若织文,写出了这一空间在时间感化下的平面拓展;响若操琴,则是这一空间的立体扩散;翠羽之木,龙鳞之石,则是这一特定空间的限制和回归。这条小小的山涧中,有静态美,有动态美,有平面美,有立体美,有丹青美,有音乐美,竟是一个妙趣横生的世界。

  物我交融,主体和客体并重,也是这篇纪行的一个主要特色。作者并不只重视写石涧,更重视写作者在游石涧,是若何游石涧的,“揭跣而往”,写出了作者兴致勃勃而又孔殷巴望的游兴;“扫陈叶,排腐木”,写出了作者善善恶恶、爱物惜景的情操;“罗胡床十八九居之”,写出了作者投身天然,不思归返的情趣;“一古之人其有乐乎此耶?后之来者有能追予之践履耶?”则是充满了洋洋满意之情。当然,前无前人、后无来者的长叹,亦寄寓着作者被流放偏隅的出身之慨,但也许恰是这个缘由,才促成了作者化身于山川之间的强烈的巴望。作品对石涧的精雕细琢,若非凝目久思,细摩其味,是断然写不出的。作者对情况的融会和感触感染,也不是短暂的体验所能达到的。文章中,“我”的脚色一直明显地占着自动。很明显,作者写的不是纯真的“石涧记”,对石涧的着墨,也同样是作者的自我描画。

  《石涧记》在布局上也很有特色。起首是剪裁得体:详处极尽石涧之奇妙,笔触细腻,毫发不爽;略处行云流水,六合一览,如“其间可乐者数焉”、”道狭不成穷也”等,无限风光,尽藏此中。其次,这篇纪行的结尾分歧凡响,收得十分高明,妙就妙在结与不结之间。“其上深山幽林逾峭险,道狭不成穷也。”前句犹是铺扬开去,后句却陡然合起。一方面,与开首“石渠之事既穷,上由桥西北下土山之阴”相呼应,完整地表述了石涧之游的竣事,能够乘兴而归了另一方面,“道狭不成穷也”埋藏着良多潜台词,留下了想象的空间。

  本文来历:

  上一篇:柳宗元 《小石潭记》

  下一篇:柳宗元的诗《溪居》

  戏题阶前芍药柳宗元赏析

  新植海石榴柳宗元诗词

  茅檐下始栽竹茆檐下始栽竹柳宗元

  种仙灵毗柳宗元诗词和译文附赏析

  柳宗元《植灵寿木》诗词赏析

  湘口馆潇湘二水所会柳宗元赏析

  赏析柳宗元夏的初雨后寻愚溪诗词

  柳宗元初秋夜坐赠吴武陵诗词

  柳宗元《报崔黯秀才论为文书》的

  乐府杂曲鼓吹铙歌战武牢柳宗元赏

  江雪柳宗元正文译文及赏析

  柳宗元诗词《梅雨》赏析

  柳宗元的梦归赋

  柳宗元《渔翁》全诗赏析

  柳宗元的称号

  柳宗元、欧阳修与范仲淹

  柳宗元《囚山赋》

  唐朝文学家柳宗元

  柳宗元与韩愈的关系

  柳宗元的诗歌气概

  柳宗元 永州

  书柳宗元传 翻译

  柳宗元封建论翻译

  柳宗元的诗七律

  关于柳宗元的典范名句

  和柳宗元的对话六年级想象作文

  柳宗元柳州诗文的内容与艺术气概

  柳宗元《设渔者对智伯》的阅读答

  《柳宗元集》原文及翻译

  《柳宗元传》阅读谜底及译文

  柳宗元《柳州城西北隅种柑树》翻

  柳宗元清廉自持忠信是仗汗青故事

  柳宗元清廉自持忠信是仗汗青故事

  杂曲歌辞行路难三首柳宗元诗词

  闻黄鹂柳宗元诗词

  戏题阶前芍药柳宗元赏析

  新植海石榴柳宗元诗词

  茅檐下始栽竹茆檐下始栽竹柳宗元

  种仙灵毗柳宗元诗词和译文附赏析

  柳宗元《植灵寿木》诗词赏析

(编辑:admin)
http://wellowomen.com/sjc/3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