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渠记 原文 翻译 赏析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9年06月19日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环节词,搜刮相关材料。也可间接点“搜刮材料”搜刮整个问题。

  擅长:暂不决制

  自渴西南行不克不及百步,得石渠,民桥其上。有泉幽幽然,其鸣乍大乍细。渠之广或天涯,或倍尺,其长可十许步。其流抵大石,伏出其下。逾石而往,有石泓,昌蒲被之,青鲜环周。

  又折西行,旁陷岩石下,北堕小潭。潭幅员减百尺,清深多倏鱼。又北曲行纡余,睨若无限,然卒入于渴。其侧皆诡石、怪木、奇卉、美箭,可列坐而庥焉。风摇其巅,韵动崖谷。视之既静,其听始远。

  予从州牧得之。揽去翳朽,决疏土石,既崇而焚,既釃釃而盈。惜其未始有传焉者,故累记其所属,遗之其人,书之其阳,俾后功德者求之得以易。

  元和七年正月八日,鷁(juān)渠至大石。十月十九日,逾石得石泓小潭,渠之美于是始穷也。

  从渴潭往西南走不到百步,就看见一个石渠,在渠上有一座便桥。

  有一眼泉水寂静的流淌,它流淌时的声音时大时小。

  泉渠的宽度有时不足一尺,有时则有二尺宽,它的长度约有十步摆布。

  它的水流碰到一块大的石头,就漫过石头。

  跳过大石头再往前走,就发觉一个石泓,菖蒲笼盖着它,碧绿的苔藓环抱着石泓。

  渠水又转弯往西流,在岩石边流入石隙里,最初像瀑布一样的流入北边的小潭中。

  小潭方圆还不足一百尺,潭水清亮、且较深,有很多快速游动的鱼。

  渠水又往北曲折绕行一些,看上去仿佛没有穷尽,就如许最终流入渴潭。

  潭的一边满是奇异的石头、奇异的树木、奇异的花卉、斑斓的箭头草,人能够并列坐在那里歇息。

  风吹动着山顶,像斑斓动听的音乐,在山崖和山谷间回荡。看它虽很安好,但听起来却很辽远。

  我跟从柳州太守发觉的它,拨开阴霾的密林和腐臭的朽木,开掘和疏通淤土和乱石,把朽木乱草堆积起来烧掉,石渠里的渠水便很满。

  可惜从来都没有写它的人,所以我把它全都记写下来,留给匠人,刻写在潭北面的石头上,协助当前爱好游历的人能较容易地看到它。

  元和七年正月初八,从鷁渠达到大石。十月十九日,越过石头发觉了石泓小潭,石渠的美因而就全都展现给游人了。

  柳宗元的山川纪行把本人的出身遭遇、思惟豪情融合于天然风光的描画中,投入作者本人的身影

  借被抛弃于荒远地域的夸姣风景,寄寓本人的倒霉遭遇,倾泻愤懑抑郁的表情

  本文是柳宗元《永州八记》中的第四篇,连结了《永州八记》一贯的行文气概,察看入微,描绘详尽

  肖其貌,传其神.文章先写所见景物,然后以特写镜头描画游鱼和潭水,再写潭上景物和本人的感触感染

  写出了小石潭及其四周幽静冷寂的景色和氛围

  此外,作者还在写景中传达出他贬居糊口中孤凄悲惨的心境,是一篇情景交融的佳作

  全文孤单清幽,郁郁落落,形似写景,实则写心

  文章对潭中游鱼的描绘虽只寥寥几句,却极其精确地写出潭水的空明澄澈和游鱼的形丰采势

  柳宗元(公元773年—公元819年11月28日),字子厚,汉族,河东(现山西运城永济一带)人

  唐宋八大师之一,唐代文学家、哲学家、散文家和思惟门第称“柳河东”、 “河东先生”

  因官终柳州刺史,又称“柳柳州”。柳宗元与韩愈并称为“韩柳”,与刘禹锡并称“刘柳”

  与王维、孟浩然、韦应物并称“王孟韦柳”

  《石渠记》是唐代散文家柳宗元创作的一篇散文,上承《袁家渴记》,下启《石涧记》

  是《永州八记》的第六篇,记述了作者沿渠探幽,探奇制胜,拓宽胸怀

  也借以美景抒发了作者本人胸中的积郁之气和怀才不遇的表情

  参考材料:百度百科-石渠记

  展开全数[原文]

  自渴西南行不克不及百步,得石渠,民桥其上。有泉幽幽然,其鸣乍大乍细。渠之广或天涯,或倍尺,其长可十许步。其流抵大石,伏出其下。逾石而往,有石泓(1),昌蒲被之,青鲜环周。又折西行,旁陷岩石下,北堕小潭。潭幅员减百尺,清深多倏鱼。又北曲行纡余,睨若无限,然卒入于渴。其侧皆诡石、怪木、奇卉、美箭,可列坐而庥(2)焉。风摇其巅,韵动崖谷。视之既静,其听始远。

  予从州牧得之。揽去翳朽,决疏土石,既崇而焚,既酾(3)而盈。惜其未始有传焉者,故累记其所属,遗之其人,书之其阳,俾后功德者求之得以易。

  元和七年正月八日,鷁(juān)渠至大石。十月十九日,逾石得石泓小潭,渠之美于是始穷也。

  注音::(1)泓(hóng)

  (2)庥(xiū)

  从渴潭往西南走不到百步,就看见一个石渠,在渠上有一座便桥。有一眼泉水寂静的流淌,它流淌时的声音时大时小。泉渠的宽度有时不足一尺,有时则有二尺宽,它的长度约有十步摆布。它的水流碰到一块大的石头,就漫过石头。跳过大石头再往前走,就发觉一个石泓,菖蒲笼盖着它,碧绿的苔藓环抱着石泓。渠水又转弯往西流,在岩石边流入石隙里,最初像瀑布一样的流入北边的小潭中。小潭方圆还不足一百尺,潭水清亮、且较深,有很多快速游动的鱼。渠水又往北曲折绕行一些,看上去仿佛没有穷尽,就如许最终流入渴潭。潭的一边满是奇异的石头、奇异的树木、奇异的花卉、斑斓的小竹,人能够并列坐在那里歇息。风吹动着山顶,像斑斓动听的音乐,在山崖和山谷间回荡。看它虽很安好,但听起来却很辽远。

  我跟从柳州太守发觉它的,拨开阴霾的密林和腐臭的朽木,开掘和疏通淤土和乱石,把朽木乱草堆积起来烧掉,石渠里的渠水便很满。可惜从来都没有写它的人,所以我把它全都记写下来,留给匠人,刻写在潭北面的石头上,协助当前爱好游历的人能较容易地看到它。

  元和七年正月初八,从鷁渠达到大石。十月十九日,越过石头发觉了石泓小潭,石渠的美因而就全都展现给游人了。

  石渠、石泓和小潭,这三个方面的景物虽然同在一个画面里,可是它们的特点却又各不不异。作者还写了泉上的石头树木花卉和竹子,出格是偏重于风声的描画上。风摇动着竹树的梢头,发生震动崖谷经久不息的回响,从而使读者由视觉转入听觉,给那些绘图似的景物,再加上一种诗韵般的音乐美。以动衬静,更表示出了静穆幽静之境。本回覆被提问者采纳已赞过已踩过你对这个回覆的评价是?评论收起

  采纳数:1获赞数:256LV2

  自渴西南行不克不及百步,得石渠,民桥其上。有泉幽幽然,其鸣乍大乍细。渠之广或天涯,或倍尺,其长可十许步。其流抵大石,伏出其下。逾石而往,有石泓(1),昌蒲被之,青鲜环周。又折西行,旁陷岩石下,北堕小潭。潭幅员减百尺,清深多倏鱼。又北曲行纡余,睨若无限,然卒入于渴。其侧皆诡石、怪木、奇卉、美箭,可列坐而庥(2)焉。风摇其巅,韵动崖谷。视之既静,其听始远。

  予从州牧得之。揽去翳朽,决疏土石,既崇而焚,既酾(3)而盈。惜其未始有传焉者,故累记其所属,遗之其人,书之其阳,俾后功德者求之得以易。

  元和七年正月八日,鷁(juān)渠至大石。十月十九日,逾石得石泓小潭,渠之美于是始穷也。

  (1)泓(hóng)

  (2)庥(xiū)

  从渴潭往西南走不到百步,就看见一个石渠,在渠上有一座便桥。有一眼泉水寂静的流淌,它流淌时的声音时大时小。泉渠的宽度有时不足一尺,有时则有二尺宽,它的长度约有十步摆布。它的水流碰到一块大的石头,就漫过石头。跳过大石头再往前走,就发觉一个石泓,菖蒲笼盖着它,碧绿的苔藓环抱着石泓。渠水又转弯往西流,在岩石边流入石隙里,最初像瀑布一样的流入北边的小潭中。小潭方圆还不足一百尺,潭水清亮、且较深,有很多快速游动的鱼。渠水又往北曲折绕行一些,看上去仿佛没有穷尽,就如许最终流入渴潭。潭的一边满是奇异的石头、奇异的树木、奇异的花卉、斑斓的小竹,人能够并列坐在那里歇息。风吹动着山顶,像斑斓动听的音乐,在山崖和山谷间回荡。看它虽很安好,但听起来却很辽远。

  我跟从柳州太守发觉它的,拨开阴霾的密林和腐臭的朽木,开掘和疏通淤土和乱石,把朽木乱草堆积起来烧掉,石渠里的渠水便很满。可惜从来都没有写它的人,所以我把它全都记写下来,留给匠人,刻写在潭北面的石头上,协助当前爱好游历的人能较容易地看到它。

  元和七年正月初八,从鷁渠达到大石。十月十九日,越过石头发觉了石泓小潭,石渠的美因而就全都展现给游人了。

  这篇文章上承《袁家渴记》,下启《石涧记》,是《永州八记》的第六篇,借写景抒爆发者宦途不得志的忧伤之情。

  作者所写的石渠在袁家渴西南不到一百步的处所,本地的老苍生在它上面架了一座桥。

  “有泉幽幽然,其鸣乍大乍细”句,从视觉上描画了泉水细徽轻缓流动的样子,从听觉上描绘了它忽大忽小的鸣声,凸起了石渠泉水的特点,石渠有的处所宽不到一尺,有的处所两尺来宽,长度大约十来步(古时一步五尺)。它的水流碰着大石,就从石下潜流出来。

  一个“伏”字,进一步凸起了渠水“幽幽然”的特点。接着写渠水的流向及渠上的景色:过了大石,前边有石泓。石泓是比石渠水深的石洼。它的上面笼盖着菖蒲,四周环抱着苔藓,泉水折向西流去,旁边的水落入岩石下。北面堕入小潭中。潭的面积小不足百尺,潭水清而深、有很多白条鱼在水中游动。后又向北曲曲折折地流去,看起来仿佛没有尽头,然而终干流入渴中。

  它的旁边都是形态奇异的石头,诡怪的树木,奇异的草儿,夸姣的嫩竹,这里,人们能够并排坐下来歇息,这一段描写,言语简练,把“睨若无限”的盘曲的泉水写得一目了然,渠上的风光只用几个字就写出了特色,作者着重描写了石渠的风:它摇动着那些树木,花卉、竹子的梢头,发出的声音在山谷里响动。眼看着它们曾经静静地不动了,可它们被风吹动发出的声音却刚刚在远处回响。视觉上是“静”,听觉上倒是“远”,形成了十分奇奥的意境。

  拿这篇的风同《袁家揭记》中的风比力,它们的“个性”特点是十分明显的:一个是“静远”,一个是“骇动”,这反映了作者长于详尽察看天然、长于抓住其特点,而且用贴切的言语来再现它们。柳宗元的纪行简直匠心独具,有其特殊的气概。

  第二段写作者从州牧那里获得石渠加以整治的环境:把枯草朽木归敛成堆然后断根,疏通渠道,断根堵塞的土石,把曾经堆积起来的枯草朽木烧掉,渠道既已疏通就注满了清泉。

  可惜还没有人宣扬它,所以作者才完整地记下它四周所有的景物,留给那些喜爱山川的人,并把这些刻写在石渠的北面,使当前热心此事的人便于获得。

  这段记事简明简要。文中一个“惜”字,反映了作者的表情。能够如许理解:既是“惜”石渠之未始传,也是惜本人的怀才不遇。

  最初一段记下整修的时间:元和七年正月八日整修到大石边。十月十九日,走过大石发觉了石泓小潭,至此石渠的美景才算到了尽头。

  这篇文章文字简练,用词精辟切当,独具特色。

  《石渠记》是唐代散文家柳宗元创作的一篇散文,上承《袁家渴记》,下启《石涧记》,是《永州八记》的第六篇,记述了作者沿渠探幽,探奇制胜,拓宽胸怀,也借以美景抒发了作者本人胸中的积郁之气和怀才不遇的表情。该文章文字简练,用词精辟切当,独具特色。

  擅长:暂不决制

  《石渠记》原文

  自渴西南行不克不及百步,得石渠,民桥其上。有泉幽幽然,其鸣乍大乍细。渠之广或天涯,或倍尺,其长可十许步。其流抵大石,伏出其下。逾石而往,有石泓,昌蒲被之,青鲜环周。

  又折西行,旁陷岩石下,北堕小潭。潭幅员减百尺,清深多倏鱼。又北曲行纡余,睨若无限,然卒入于渴。其侧皆诡石、怪木、奇卉、美箭,可列坐而庥焉。风摇其巅,韵动崖谷。视之既静,其听始远。

  予从州牧得之。揽去翳朽,决疏土石,既崇而焚,既釃釃而盈。惜其未始有传焉者,故累记其所属,遗之其人,书之其阳,俾后功德者求之得以易。

  元和七年正月八日,鷁渠至大石。十月十九日,逾石得石泓小潭,渠之美于是始穷也。

  《石渠记》翻译

  从渴潭往西南走不到百步,就看见一个石渠,在渠上有一座便桥。有一眼泉水寂静的流淌,它流淌时的声音时大时小。泉渠的宽度有时不足一尺,有时则有二尺宽,它的长度约有十步摆布。它的水流碰到一块大的石头,就漫过石头。跳过大石头再往前走,就发觉一个石泓,菖蒲笼盖着它,碧绿的苔藓环抱着石泓。

  渠水又转弯往西流,在岩石边流入石隙里,最初像瀑布一样的流入北边的小潭中。小潭方圆还不足一百尺,潭水清亮、且较深,有很多快速游动的鱼。渠水又往北曲折绕行一些,看上去仿佛没有穷尽,就如许最终流入渴潭。潭的一边满是奇异的石头、奇异的树木、奇异的花卉、斑斓的箭头草,人能够并列坐在那里歇息。风吹动着山顶,像斑斓动听的音乐,在山崖和山谷间回荡。看它虽很安好,但听起来却很辽远。

  我跟从柳州太守发觉的它,拨开阴霾的密林和腐臭的朽木,开掘和疏通淤土和乱石,把朽木乱草堆积起来烧掉,石渠里的渠水便很满。可惜从来都没有写它的人,所以我把它全都记写下来,留给匠人,刻写在潭北面的石头上,协助当前爱好游历的人能较容易地看到它。

  元和七年正月初八,从鷁渠达到大石。十月十九日,越过石头发觉了石泓小潭,石渠的美因而就全都展现给游人了。

  这篇文章上承《袁家渴记》,下启《石涧记》,是《永州八记》的第六篇,借写景抒爆发者宦途不得志的忧伤之情。

  第一段写景,视觉上是“静”,听觉上倒是“远”,形成了十分奇奥的意境。拿这篇的风同《袁家揭记》中的风比力,它们的“个性”特点是十分明显的:一个是“静远”,一个是“骇动”,这反映了作者长于详尽察看天然、长于抓住其特点,而且用贴切的言语来再现它们。柳宗元的纪行简直匠心独具,有其特殊的气概。

  第二段段记事简明简要。文中一个“惜”字,反映了作者的表情。能够如许理解:既是“惜”石渠之未始传,也是惜本人的怀才不遇。

  最初一段记下整修的时间:元和七年正月八日整修到大石边。十月十九日,走过大石发觉了石泓小潭,至此石渠的美景才算到了尽头。这篇文章文字简练,用词精辟切当,独具特色。

  《石渠记》是唐代散文家柳宗元创作的一篇散文,《永州八记》的第六篇。文章记述了作者沿渠探幽,追求美景的事,表达了作者探奇制胜,拓宽胸怀,追求名胜借以抒发胸中积郁之气的豪情。

  《永州八记》是唐代文学家柳宗元被贬为永州司马时,借写山川纪行书写胸中愤郁的散文。现实上柳宗元写的山川纪行中还有一记,即《游黄溪记》,因为前八记都在永州城郊,历代文人寻胜较多,故称《永州八记》。

  《永州八记》包含《始得西山宴纪行》、《钴鉧潭记》、《钴鉧潭西小丘记》、《至小丘西小石潭记》(部门教科书简作《小石潭记》)、《袁家渴记》、《石渠记》、《石涧记》、《小石城山记》。

  始得西山宴纪行

  唐元和四年(公元809年)柳宗元住在城内东山法华寺。对河就是西山。

  柳宗元过河旅游后写了《始得西山宴纪行》这篇纪行。西山,指潇水西岸南自向阳岩起,北接黄茅岭,长亘数里崎岖的山丘,即现今的娘子岭一带。

  《钴鉧潭记》写于游西山后几天。钴鉧潭,在永州市零陵区河西柳子街柳子庙右侧愚溪西北面。古代称熨斗为钴鉧,钴鉧潭河床底面都是天然石头,凹陷甚深,潭面像古代熨斗,故名之。

  钴鉧潭西小丘记

  《钴鉧潭西小丘记》写于游西山后八日。西小丘,在柳子街至永州市人民病院后的公路下侧,愚溪旁。早已成为居民室第。沿溪一带另有竹丛,竹丛下有很多石头如齿状互相推挤,反照水中,当是柳宗元文中所指的若牛马之饮于溪了。

  小石潭记(全名为《至小丘西小石潭记》)

  小石潭,愚溪旁,下流兴建水电站后,水位提高,虽是清莹澄沏,但旧址已被覆没,能够按照柳宗元所写的从小丘西行百二十步找到小石潭。2002年,永州市为庇护文化遗产,炸掉水坝,还小石潭全石认为底的原貌。

  出永州市南门约五华里,在南津渡对面有个沙沟湾村,村前澄塘浅渚,水阔洲重,以关刀洲最大,长约100米,宽27米,洲旁有奇形怪状的石岛。柳宗元文中的袁家渴(音hè与褐同音)即此地。

  《石渠记》写于元和七年(公元812年)游袁家渴当前。从袁家渴沿潇水而上,约半华里有一条小溪,溪口上去不远有一座石拱桥,桥下为农家浣洗处,柳宗元写的又折西行,旁陷岩石下,北坠小潭当是石渠旧址。

  从石渠沿潇水而下约一华里,翻过一座土山,就到了涧子边杨家。村子北面有一条小溪,从村前田洞两头流经村旁,穿石拱桥,入潇水,这就是柳宗元所说的石涧。

  《小石城山记》写于元和九年(公元814年)。这是八记中的最初一篇。小石城山在永州愚溪之北,过春风大桥到向阳街道,沿着往北的山路而上,约一华里就到小石城山。明代在山腰修了一座芝山庵,因而小石城山别名芝山。

  参考材料:石渠记 百度百科

  擅长:暂不决制

  自渴西南行不克不及百步,得石渠,民桥其上。有泉幽幽然,其鸣乍大乍细。渠之广或天涯,或倍尺,其长可十许步。其流抵大石,伏出其下。逾石而往,有石泓,昌蒲被之,青鲜环周。又折西行,旁陷岩石下,北堕小潭。潭幅员减百尺,清深多倏鱼。又北曲行纡余,睨若无限,然卒入于渴。其侧皆诡石、怪木、奇卉、美箭,可列坐而庥焉。风摇其巅,韵动崖谷。视之既静,其听始远。

  从渴潭往西南走不到百步,就看见一个石渠,在渠上有一座便桥。有一眼泉水寂静的流淌,它流淌时的声音时大时小。泉渠的宽度有时不足一尺,有时则有二尺宽,它的长度约有十步摆布。它的水流碰到一块大的石头,就漫过石头。跳过大石头再往前走,就发觉一个石泓,菖蒲笼盖着它,碧绿的苔藓环抱着石泓。渠水又转弯往西流,在岩石边流入石隙里,最初像瀑布一样的流入北边的小潭中。小潭方圆还不足一百尺,潭水清亮、且较深,有很多快速游动的鱼。渠水又往北曲折绕行一些,看上去仿佛没有穷尽,就如许最终流入渴潭。潭的一边满是奇异的石头、奇异的树木、奇异的花卉、斑斓的小竹,人能够并列坐在那里歇息。风吹动着山顶,像斑斓动听的音乐,在山崖和山谷间回荡。看它虽很安好,但听起来却很辽远。

  作者所写的石渠在袁家渴西南不到一百步的处所,本地的老苍生在它上面架了一座桥。“有泉幽幽然,其鸣乍大乍细”句,从视觉上描画了泉水细徽轻缓流动的样子,从听觉上描绘了它忽大忽小的鸣声,凸起了石渠泉水的特点。

  第二段写作者从州牧那里获得石渠加以整治的环境:把枯草朽木归敛成堆然后断根,疏通渠道,断根堵塞的土石,把曾经堆积起来的枯草朽木烧掉,渠道既已疏通就注满了清泉。

  最初一段记下整修的时间:元和七年正月八日整修到大石边。十月十九日,走过大石发觉了石泓小潭,至此石渠的美景才算到了尽头。这篇文章文字简练,用词精辟切当,独具特色。

  柳宗元(公元773年—公元819年11月28日),字子厚,汉族,河东(现山西运城永济一带)人,唐宋八大师之一,唐代文学家、哲学家、散文家和思惟门第称“柳河东”、 “河东先生”,因官终柳州刺史,又称“柳柳州”。柳宗元与韩愈并称为“韩柳”,与刘禹锡并称“刘柳”,与王维、孟浩然、韦应物并称“王孟韦柳”。

  “食物相克”是真的吗?

  罗马脚、希腊脚、埃及脚…你是哪种脚?

  为什么只要人类进化成聪慧物种?

  肉毒杆菌从致命毒药到“整容良方”?

  去往列表页

  小我、企业类侵权赞扬

  违法无害消息,请鄙人方选择后提交

  我们会通过动静、邮箱等体例尽快将举报成果通知您。

  您的帐号形态一般

  感激您对我们的支撑

(编辑:admin)
http://wellowomen.com/sjc/3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