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红一方面军主力到达陕北结束长征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9年06月24日

  中国旧事党史频道图书连载长征记第二十章红一方面军主力达到陕北,竣事长征

  曲爱国张从田

  2016年08月26日17:21来历:人民网-中国旧事网

  点击阅读人民网留念赤军长征胜利80周年专题:不忘初心、继续前进

  第二十章红一方面军主力达到陕北,竣事长征

  中共地方率红一方面军主力零丁北上达到俄界的第二天,9月12日,政治局召开告急扩大会议,会商张国焘的割裂错误和步履方针。在听取了关于与张国焘的辩论和此后计谋方针的演讲后,会议确定,应继续对峙北上方针,起首打到甘东北或陕北,开展游击和平,一边获得共产国际的指示和协助,一边休养军力,扩大部队,建立按照地,成长革命和平。

  会议通过了《关于张国焘同志的错误的决定》,指出:张国焘与中共地方的辩论,“其本色是因为对日前政治形势与敌我力量对比估量上有着准绳的不合”。张国焘强调仇敌的力量,“不放在眼里本人的力量,出格是红一方面军的战役力,致使丧失了在抗日火线的中国西北部缔造新苏区的决心,主意以向中国西南部的边陲地域(川康藏边)撤退的方针”,并“公开违背党地方的指令,将红四方面军带到在计谋上晦气于赤军成长的川康边境”。“形成张国焘同志这种割裂赤军的罪恶行为的,除了对于目前形势的机遇主义估量外,就是他的军阀主义倾向”。他“不相信带领是使赤军成为不克不及打败的铁的赤军的次要前提”,“他对于党地方,采纳了绝对不成容许的立场。他对于地方的耐心说服、注释、奉劝与诱导,不单暗示完全的拒绝,并且本人组织反党的小集体同地方进行公开的斗争,否定党的民主集中制的根基组织准绳,冷视党的一切规律,在群众面前肆意粉碎地方的威信”。《决定》号召“红四方面军中全体忠诚于的同志连合在党地方的四周,同这种倾向做坚定的斗争,以巩固党与赤军”。

  会议决定,成立由、周恩来、王稼祥、彭德怀、构成的五人团,作为三军的最高带领焦点;将红1军、红3军和军委纵队改编为中国工农赤军陕甘支队,彭德怀任司令员,任政治委员,精简机关,充分连队;成立以李德为主任,、邓发、蔡树藩、李维汉为委员的编制委员会,掌管部队整编工作。

  9月12日,陕甘支队分开俄界、罗达(今洛大)地域,踏上了北上的征程。

  在赤军盘桓于川西北的班佑、巴西、包座、俄界地域时,蒋介石对围绪赤军的摆设进行调整,除令毛炳文等部苦守南面防地外,急电甘肃绥靖公署主任、第三路军总司令朱绍良督令所部妥为防堵,薛岳部敏捷向川甘边地域集中,宁夏军阀马鸿逵部在固原及陕甘边之环县布防,东北军于学忠部第51军敏捷开往平凉、固原地域作纵深防堵设置装备摆设,此外,令川军各部从东、南两个标的目的继续紧逼赤军,青海军阀马步芳部重兵扼守玉树、果洛—线,防止赤军西进。

  朱绍良接令后,令鲁大昌部新编第14师派兵火速进驻腊子口附近筑工事固守,并派第3军第12师唐维源部进驻岷州(今岷县)认为接应。然而,因为时间仓皇,难以构成安定的封锁线,西固、岷县、临潭一线军力比力亏弱。

  地方决定,趁军摆设尚未完成的有益机会,红1军在前,红3军殿后,军委纵队在中,敏捷向岷州前进,完全脱节窘境。

  从俄界到岷州,两头横着一道天险腊子口。军新编第14师第1旅在此据险扼守,并在隘口至岷州设置了数道防地,共摆设了三个团。冲破了腊子口,军阻挠赤军北上的诡计就将完全破产。而拿不下腊子口,则赤军或者将被迫掉头南下,重过草地,或者将西进青海,或者将东出川东北取道汉中北上,无论哪条路都将落入军重兵切断之中,对于方才履历了草地煎熬、军力薄弱的陕甘支队来说,都是凶多吉少。

  16日,随红1军经黑拉达到黑朵寺(今黑多寺)。在这里,与、筹议后,下定决心:不吝一切价格,坚定篡夺腊子口,打开通往甘南的通道。当日,致电彭德怀,传递作战打算,指出:腊子口“是隘路,非覆灭该敌不克不及前进”。

  红4团再次担负了开路前锋的使命。红1军军长和政委训令红4团:必需在16日篡夺天险腊子口,并打扫前进途中劝止之仇敌。

  从俄界到腊子口,旅程一百九十余公里。在团长黄开湘、政委杨成武的率领下,红4团日夜兼程,翻山越岭,穿越原始丛林,向腊子口前进。红1军令红2师陈光、政委肖华随红4团步履,并指示陈光、肖华:无论16日能否篡夺腊子口,红2师主力都应于17日敏捷通过腊子口,攻占大草滩等地。

  16日上午,部队在距腊子口只要几十里的处所,与军新编第12师第6团遭遇。虽然军以逸待劳,但也刚到不久,正在修建工事,红4团外行进中倡议进攻,两个连的官兵与担负曲折使命的一个营到位,就倡议冲锋。一顿手榴弹加上机枪扫射,官兵呼叫招呼着,手持大刀冲入了敌军阵地。军认为赤军缺粮少弹、早已溃不成军,底子没有想到赤军如斯神勇,前卫一个营还没来得及抵当,防地就被冲得乱七八糟,官兵丢下和东西,掉头拼命逃命。

  战役仅用二十分钟就达成事。红4团继续前进,在黑朵附近捉到三个军的便衣侦探,鞠问后得知前面有军一个营沿亨衢右侧设伏,预备伏击赤军。黄开湘、杨成武将计就计,令先头连用缴获的军服装、配备,扮装前进,直到进入军的暗藏阵地,方俄然开仗,以一个连打倒敌军一个营,并缴获多量物资。随后,穷追猛打,当全国战书,直抵腊子口下。

  红4团先头第1营不搁浅地倡议进攻,但被守军凭仗天险,以机枪与手榴弹火力所阻,数次进攻均未见效。天黑后,红4团调整摆设,黄开湘率军侦查连和第1营1连、2连构成曲折部队,攀崖绕至守军背后进攻;杨成武批示第2营反面强攻,篡夺木桥,猛攻隘口。曲折部队在一位苗族兵士的率领下,攀上右侧悬崖,荫蔽进至守军背后的山顶,俄然倡议进攻。守军措手不及,当即陷入紊乱。反面进攻部队趁势猛攻,前后夹击,苦战两个多小时,终究在17日凌晨篡夺了隘口,并打破隘口后的第一道防地。随后,又打破了守军在隘口后山谷后段设置的第二道防地。

  《兵士》报报道篡夺腊子口的动静

  军第1旅曾经被红4团打得心惊胆战,撤退退却很快变成了大溃退。红4团主力紧追不舍,第1旅三个团的防地旅旅长梁应奎亲身批示一部在大刺山(又称岷山)设防,以稠密的火力封锁道路,诡计守住岷州南面的最初一座樊篱,保护部下撤离。但红4团底子不与其纠缠,兵分两路,从大刺山的两侧猛插下去,预备围歼守敌,吓得梁应奎仓猝收兵逃往岷州,沿途四处都是丢下的伤兵、、弹药、粮食和各类物资。

  就如许,红4团一天猛追九十里。天黑时,红4团追到了大草滩,这里是军第1旅的补给基地,军溃兵认为赤军持续作战两天一夜,不会再追过来,正在焚烧做饭,红4团先头营俄然倡议进攻。一场短兵相接的战役后,红4团占领了大草滩。

  在大草滩,红4团缴获粮食数十万斤,盐一千多公斤。对于颠末雪山草地行军,持久缺粮少盐的赤军来说,线团官兵兴奋的是,在火食稀少的藏民区行进几个月后,赤军部队在大草滩初次遭到了汉族、回族群众的接待。见到了能够互通言语的苍生,赤军官兵兴奋非常。

  当晚,红1军侦查连乘胜前进,进至岷州,占领岷州城东关。团主力则挥师东进,甩开了岷州地域的军,于18日进占哈达铺。

  腊子口战役至此胜利竣事。赤军由此完全走出了川西北的苦寒之地,闯入甘肃南部地域。蒋介石诡计把赤军困死、饿死在雪山草地的打算随之完全破产。

  18日,地方和陕甘支队主力全数通过腊子口。

  哈达铺是甘肃宕昌县的一个小镇,以盛产中药当归而闻名,镇上居民回族占一半以上。18日,红1军侦查连扮装成地方军,大摇大摆地进入哈达铺,不费一枪一弹,将本地保安队全数缴械,占领全镇。

  此刻,因为陕甘支队步履神速,飘忽不定,军底子来不及调整摆设,薛岳、胡宗南和东北军各部都距离甚远,鞭长莫及,而甘南的鲁大昌部则在腊子口一战中蒙受惨败,完全吓破了胆,不敢贸然与赤军交战。因此,地方决定,陕甘支队在哈达铺休整两天,一面恢复体力,一面进行整编,同时等待红四方面军部队一路北上。

  为了敏捷恢复兵士们的体力,地方做出决定,三军上下,上到司令员,下到伙食员、夫役,每人发大洋一块,改善糊口。赤军总政治部还出格提出了一个“大师要吃得好”的标语。哈达铺地处偏远之处,交通未便,物价十分廉价,加上缴获军的大米、白面,赤军每个连队都杀鸡杀鸭、宰猪宰羊,顿顿吃肉,顿顿“过年”。官兵们在雪山、草地艰辛转战几个月,终究可以或许饱饱地吃一次舒心的饭了,人人喜形于色,委靡、饥饿一扫而空。

  更为让人兴奋的是,中共地方终究确定了赤军北上和长征的最初目标地。

  在川西北地域,赤军处于军围追切断之中,整天作战,出格是在火食稀少的藏民区中逗留近三个月,几乎完全与外部隔断,底子无法获得其他赤军部队勾当的任何切当动静。因而,虽然在6月召开的两河口会议上,地方政治局确定了北上成立川陕甘按照地的计谋方针,但事实该当到什么处所成立按照地,一直无法最初定案。以至做好了持久进行无按照地的游击和平的预备,并打算将赤军中年纪比力大的徐挺拔、谢觉哉、林伯渠、董必武等人送到白区处置地下工作。

  在部队向哈达铺开进前,特地交接红1军侦查连连长梁兴初、指点员曹德连,要留意在镇上收集“近期和比力近期”的报纸、杂志,找些“精力食粮”。梁兴初不负任务,率部在占领哈达铺时,抓到了鲁大昌部的一名少校副官。而这名副官刚从兰州回来,所带物品中有几张近期的报纸。梁兴初赶紧将其交给了。

  在此中一张《晋阳日报》上读道:“陕北刘志丹‘匪’部已占领六座县城,具有正轨军五万余人,游击队、赤卫军和少先队二十余万人,窥视晋西北,随时有东渡黄河的危险性。并可能与徐海东部汇合。”报纸并附有一张所谓“匪区”的陕北革命按照地略图。很是欢快,当即派通信员骑马把报纸送给。

  看完报纸后,兴奋地说:“好了!好了!我们快到陕北按照地了。”

  地方达到哈达铺后,梁兴初又送来了一大捆从镇上邮政所中找到的报纸,次要是7至8月的天津《大公报》。、张闻天、周恩来等人从报纸中,读到了更多的红25军、红26军的勾当环境,以及赤军在陕甘地域保留、成长了大片革命按照地的动静。这使得、张闻天等人初步定下了到陕北落脚的决心。

  9月20日,地方政治局召开常委会,确定了陕甘支队的整编方案,并决定派出毛泽民、谢觉哉去新疆成立交通站,在可能的环境下与共产国际取得联系。在讲话中,出格强调了干部问题,指出:此刻的干部是精髓,该当留意庇护和领会。

  同日,陕甘支队在镇上关帝庙召开了团以上干部会议。在会上作了关于形势和赤军使命的演讲。他充满激情地说:“同志们,今天是9月20日,再过几天是阳历10月。自从客岁我们分开瑞金,过了于都河,至今快一年了。一年来,我们走了两万多里路,打破了仇敌无数次的围追切断。虽然天上有飞机,蒋介石连做梦也想覆灭我们,可是我们走过来了,过了江西、湖南、广西、贵州、云南、四川,过了金沙江、大渡河、雪山、草地,过了腊子口,此刻坐在哈达铺的关帝庙里,安安闲逸地开会了。这本身就是个伟大的胜利!”

  随即颁布发表了陕甘支队的整编方案,彭德怀任司令员,任政治委员,任副司令员,任参谋长,张云逸任副参谋长,王稼祥任政治部主任,任副主任。下辖三个纵队:原红1军编为第1纵队,兼司令员,任政治委员,左权任参谋长,朱瑞任政治部主任,罗荣桓任副主任,下辖五个大队;原红3军编为第2纵队,彭德怀兼司令员(10月由彭雪枫接任),李富春任政治委员,刘亚楼任副司令员,萧劲光任参谋长,袁国平任政治部主任,下辖四个大队;军委纵队编为第3纵队,兼司令员,邓发任政治委员,张经武任参谋长,蔡树藩任政治部主任。

  整编后,三军人数七千余人。从地方赤军分开江西时的八万余人减到七千余人,不免令人伤感。但却心中充满了激情,他说:“我们目前只要七千多人,人是少了一点,但少有少的益处,方针小点,作战矫捷性大。人少,但不消灰心。我们此刻比1929年岁首年月红四军下井冈山时的人数还多哩!就是我们如许一支步队,未来必然会扩展到全国去。到了阿谁时候,我们的伙夫、马夫都是很好的干部!胜利是必然属于我们的!”

  打败了张国焘的割裂主义,党地方和赤军成功地脱节了险境,此刻又获得了陕北有赤军和按照地的好动静,两个多月来的忧伤表情一扫而空,不由地诗兴大发,又起头写诗,写出了不朽的诗篇《长征》:

  赤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

  五岭曲折腾细浪,乌蒙澎湃走泥丸。

  金沙水拍云崖暖,大渡桥横铁索寒。

  更喜岷山千里雪,全军事后尽开颜。

  哈达铺赤军长征留念碑陕甘支队在哈达铺一边休整,一边耐心期待红四方面军北上。早在俄界会议竣事后,中共地方就于9月14日致电张国焘和、陈昌浩,严明指出张国焘的错误和义务:“一、四方面军目前步履不分歧,并且发生分手步履的危险的缘由,是因为总政委拒绝施行地方的计谋方针,违抗地方的屡次训令与电令。总政委对于本人步履所发生的一切恶果,该当负绝对的义务。”电报训斥张国焘“不得地方的同意,擅自把部队向对于赤军极端危险的标的目的(阿坝及大小金川)调走,是逃跑主义最现实的表示”,慎重指出:“地方先率领一、全军团北上,只是为了实现地方本人的计谋方针,并诡计以本人的艰辛斗争,为左路军及右路军之四军、三十军斥地道路,以便于他们的北上。”“地方为了中国苏维埃革命的好处,再一次地要求张总政委当即打消南下的决心及号令,从命地方电令,具体摆设左路军与四军、三十军之继续北进。”

  达到哈达铺之后,为了继续争取张国焘,按照的指示,彭德怀、李富春、、于9月18日致电朱德、张国焘、、陈昌浩及各军军长,演讲胜利喜信:“我们施行地方准确路线,连日击溃了鲁大昌师,缴获甚多,于昨17日占领距岷州、哈达铺各三十里之大草滩、占扎路、高楼庄一带,先锋逼近岷州城,仇敌发急之至……此地物质丰硕,公众汉回参半,十分强烈热闹反对赤军,三个半月来离开群众的疾苦此刻改变了。”并十分诚恳地请求:“请你们当即继续北进,大举覆灭仇敌,争取千百万群众,缔造陕甘宁苏区,实现地方计谋方针。”

  但张国焘、陈昌浩却扣压电报,对部队封锁胜利的动静,而且把持部下做出了声讨地方的决定,执意率部南下。陕甘支队在哈达铺整整期待了红四方面军七天,成果却很是令人失望。继续期待只会陷陕甘支队于新的被动。9月23日,陕甘支队按照地方的决定,分开哈达铺,继续北上。

  在此期间,军也在调整摆设。蒋介石见陕甘支队在甘南呈现,生怕各路赤军会在西北地域汇合强大,决定不吝一切价格进行切断,坚定将陕甘支队和红25、红26军分歼之。9月26日,蒋介石在西安成立西北“剿共”总司令部,自任总司令,东北军总司令张学良任副总司令代行总司令权柄,同一批示陕西、甘肃、宁夏、青海四省军的“剿共”作战。蒋介石判断陕甘支队会东进天水要挟西安,遂以主力向天水地域集结,并以一部军力占领渭河附近的武山、漳县两城,构成渭河封锁线,防止陕甘支队东进。

  再次上演出奇制胜的拿手好戏,抓住蒋介石对赤军步履的错误判断,令率第一纵队投其所好,东进攻占闾井镇,摆出进攻天水的姿势。蒋介石公然上当,令曾经进至和政、临洮、渭源、陇西、武山直到天水一线军于学忠部和鲁大昌新编第14师加紧修建工事,严阵以待。见惑敌目标曾经达到,当即率主力以急行军折向西北,操纵军摆设上的空地,穿越武山、漳县间的封锁线,甩开了军的重兵集团,于9月26日达到渭河岸边的鸳鸯镇和山丹镇之间地域。

  这里是渭河上游,河面虽宽却不深,能够徒涉。部队起头渡河,前方俄然传来了机枪声,十分自傲地对彭德怀说:“不是仇敌主力。有来无往非礼也。派两个连,放几枪,吓唬一下,他们不敢怎样样的。”公然,赤军放了几枪后,敌军的机枪声戛然而止。赤军平安渡过渭河,经里心(今立新)于9月27日达到通渭县榜罗镇。

  榜罗镇位于渭水北岸,距通渭城四十五公里。陕甘支队进驻榜罗镇后,从镇上一所小学里又获得了良多报纸,上面刊载了日本侵略中国北方的良多动静,也报道了红25军达到陕北与红26、红27军汇合的动静。

  地方政治局遂于9月28日召开政治局常委会议,阐发研究了所面对的形势和陕北的军事、政治、经济情况,认为陕甘支队应敏捷到陕北同陕北赤军和红25军汇合。会议决定:改变俄界会议起首打到甘东北或陕北,颠末游击和平,打到苏联鸿沟去,取得国际的协助,整理休养军力,扩大步队,建立按照地的原定计谋方针,做出了把地方和赤军长征的落脚点放在陕北,“在陕北捍卫和扩大苏区”的决策。

  榜罗镇会议,是赤军长征史上最主要的会议之一。地方第一次明白地确定了以陕北苏区作为赤军长征的落脚点和中国革命的大本营。这是一个贤明的决定。后来,曾特地谈起此次会议,说:“俄界会议与张国焘决裂,那时的标语是,打到陕北去,以游击和平与苏联发生联系。榜罗镇会议改变了俄界会议的决定。由于那时获得了新的材料,陕北有如许大的苏区与赤军,所以改变决定,在陕北捍卫与扩大苏区。”

  同日,陕甘支队召开连以上干部会议,在会上做形势和使命的演讲,进行冲破军封锁线和陕北按照地进军的带动。他向全体干部申明了日本侵略中国的严峻性,陕北按照地和陕北赤军的情况,注释了北方可成为抗日新阵地的经济、政治前提,明白陕甘支队的使命是避免同军作战,敏捷达到陕北集中,并提出了严酷整理规律、充实留意群众工作、宣传赤军北上抗日的意义和留意扩大戎行等要求。

  他最初说:我们出了潘州城以来,曾经过了两个关口——腊子口和渭河,此刻还有一个关口,就是固原、平凉的一条封锁线。这将是我们长征的最初一个关口。“我们要到陕甘按照地去。我们要汇合25、26、27军的同志们去。……陕甘革命按照地是抗日的火线。我们要到抗日的火线上去!任何反革命都不克不及阻遏赤军去抗日!”

  9月29日,陕甘支队分开榜罗镇地域,继续北进。军新的摆设调整尚未完成,虽然蒋介石雄心壮志,但部下却消沉怠战,但求自保,不思出击。胡宗南部集中于西固附近,王均部第7师位于狄道(今临洮),鲁大昌部在岷州,周浑元部正向武都开进,于学忠部在天水、陇西一线,毛炳文等部则在静宁、平凉一线,各部划地防守,将主力放在封锁西(安)兰(州)公路,重点封锁会宁至静宁之间与平凉至固原之间的两道公路,据守不出。因而,地方决定,部队边行军,边休整,尽快恢复体力,预备驱逐新的战役。部队占领大的城镇后,一般都要稍事休整。步队中充满了欢声笑语。履历了一年多的艰辛转战,官兵们渡过了长征途中最轻松的一段日子。

  赤军先头部队进至通渭城下,守军望风而逃。10月1日,赤军起头向陇东高原进发,在静宁以西击溃军一部,穿越西兰公路封锁线,节制了静宁县界石铺工具数十里的公路沿线地域。

  赤军长征界石铺留念碑

  蒋介石获悉陕甘支队冲破西兰公路,直奔陕北,即将与陕北赤军汇合,大为恼火。目睹着一年来苦心设想的一道又一道封锁线都被冲破,一个又一个围追切断打算都落了空,其实心有不甘。因而,急令毛炳文、马鸿宾部和东北军在隆德、平凉、固原一线严密切断,紧追不舍,不吝一切价格阻遏陕甘支队北进,阻遏陕甘支队与红15军团汇合。

  10月5日,陕甘支队兵分两路,以第一纵队为右路,第二、第三纵队为左路,从界石铺及其附近地域北进,进入宁夏境内后两路汇合,急转向东,由固原、镇原间向环县前进。虽然敌机时常临空骚扰,地面仇敌四面挤压,有时敌我相距甚近,以至两边尖兵的口令声都能够听见。但在、彭德怀的批示下,陕甘支队矫捷穿行于军各部防地的空地之中,能打则打,打不动则走,迈开大步,飞速前进,军一直无法抓住赤军。

  赤军一路疾行,如入无人之境,在隆德县单家湾击溃军一个营,直抵六盘山下。六盘山,位于宁夏、陕西、甘肃三省交壤地段,海拔二千九百多米,南北走向,连绵二百四十余公里,是陕西和陇中两高原的界山、渭河和泾河的分水岭。因山路盘曲,回旋六重始达山顶,故此得名。虽然它的海拔不高,也不算是险峻,可是它是赤军长征所翻越的最初一道高山,翻越六盘山,意味着赤军的长征曾经看到了目标地。因此,当红旗迎着落日在山上飘起来时,显得是那么鲜艳。官兵们冲动地喝彩着、拥抱着,很多人流下了热泪。同样十分冲动,心中感伤万千,再次填词一首:

  天高云淡,望断南飞雁。不到长城非豪杰,屈指行程两万。六盘山上高峰,红旗漫卷西风。今日长缨在手,何时缚住苍龙?

  10月5日至7日,陕甘支队成功翻越了六盘山,进入黄土高原。放眼望去都是黄色的世界。土是黄的,屋是黄的,山是黄的,以至连风也是黄的。并且住房较少,本地人都住在傍山而挖的土洞中。经扣问本地群众,赤军官兵才晓得,这就是陕甘群众栖身的窑洞。天然风光、天气和住房的迥然分歧,引得来自南方的官兵兴致盎然,而终究找到落脚点,即将竣事长征的喜悦则使得每小我都兴奋非常。

  军无法跟上赤军的前前进伐,即以马队部队进行追击。虽然赤军已经在川西北的草地与之有过交战,但体味不深。马队部队飞驰而来,飞驰而去,马刀闪闪,飘忽不定,习惯于近战的赤军一时难以顺应。对于马队突袭,曾经成为赤军必需处理的问题。赤军部队上下对此展开了当真的研究,对打马队的战术研究得很透,抓部队的锻炼也很是紧,特地组织编写了打马队的口诀在部队中传唱。

  赤军翻越六盘山后,军第35军第24师李英部紧追赤军,东北军马队第7师门炳岳部则踞守六盘山东麓,盖住了赤军前进道路,妄图前后夹击,覆灭赤军于六盘山下。10月7日上午,赤军第一纵队捉到了一名军便衣侦探,得知东北军马队第7师第19团两个营正在固原县青石嘴驻扎。当即带、等人到村边高地察看,发觉军部队曾经将战马卸鞍,散放在村边吃草,预备宿营。当即决定,集中第一纵队主力,以第1、第5大队摆布曲折,第4大队反面突击,吃掉这股马队。

  六盘山赤军长征留念碑

  各大队当即步履,荫蔽接近仇敌,很快构成了包抄。随后分路出击,同时进攻,伴跟着漫山遍野的喊杀声和枪炮声,冲进了村里,正在吃饭的军还没弄清是怎样回事就被覆灭了。战役不到一个小时就胜利竣事,共缴获军马一百余匹,以及十多马车枪弹和军衣。赤军不只获得了贵重的枪弹和冬装弥补,更主要的是加强了与军马队作战的决心,并且以缴获的军马构成了赤军第一个马队连。

  青石嘴战役留念碑驻固原的军马队第7师主力,得知先头部队在青石嘴与赤军发生交战后,当即派一个团支援。批示第一纵队主力敏捷扫除疆场,离开仇敌,继续北进,但殿后保护的红13大队却被军马队团截住。军没有想到后面还有赤军部队,而红13大队则认为敌马队已被我主力覆灭或击溃,也没有想到军支援部队来得如斯之快。两军萍水相逢,红13大队大队长陈赓、政委邓富连很是沉着,决定以突袭的方式,先敌开仗,敏捷穿越敌群,摆出险境。

  红13大队起头步履,参谋长彭雄率一个连和机枪排担负前卫,俄然开仗,猛打猛冲,杀开一条血路,穿越敌群,占领北侧的一条山沟,并在沟口架起两挺重机枪,扼守住通道。陈赓率两个连随后跟进,与邓富连所率一个连交替保护前进。

  军马队从最后的紊乱中很快清醒过来,编队上马,吼叫着在山沟两侧冲来冲去,挥舞马刀,截杀红13大队。红13大队的干部大多为陈赓从军委干部团带来的,都是富有战役经验的连排干部,面临马队的凶猛冲击,沉着迎战。敌马队冲到近前,就敏捷卧倒,排枪射击,专射马匹。打垮仇敌后,就敏捷前跃。敌马队被打垮一排,又冲上来一排,红戎行伍不时被冲断,但很快又连为一体,战役很是激烈。战役持续到下战书6点多钟,红13大队在夜色保护下,边打边撤,攀上山坡,脱节军马队,最终离开了险境。

  8日,赤军由小岔口一带出发北进。前卫红4大队达到白杨城附近时,与军两个团遭遇,红4大队先敌展开,先敌开仗,打得军晕头转向,先头一个团稀里糊涂地被赤军覆灭,跟在后面的另一个团吓得掉头逃窜。随后,赤军经白杨城转向东北,进入山区,经杨家园、洪德城,于17日达到陕甘宁三省交壤的老爷山,第二天继续前进,达到了子午岭。

  子牛岭上竖立着一块高峻的石碑,上书“分水岭”三个大字。看完石碑上的大字,回身瞭望远方,兴奋地对四周的人说:“我们曾经走完了十个省,下了山就进入了第十一个省——陕西省了。

  那里有我们的按照地,我们的‘家’就要到了。”

  就要抵家了。也许是在饱尝艰苦后急于抵家的表情的差遣,赤军官兵的步履变得非分特别轻快。10月的陕北,恰是秋高气爽、风和日丽的日子,红戎行伍中歌声此起彼伏,笑语不竭。10月19日,陕甘支队终究进入了陕北革命按照地边缘地带的一个小镇——保安县吴起镇。

  吴起镇(今吴旗县城)是陕北革命按照地保安县属地,有一百多户人家,七百多生齿。它是革命按照地边境,已有红色政权。吴起镇在汗青上赫赫出名。相传战国期间,上将吴起曾在此扼守边关,战死在沙场上。后报酬了留念他,把此地命名吴起。后来,为留念率领赤军长征最终落脚吴起,本地当局把吴起更名“吴旗”,暗示带领陕北人民闹革命之意。1942年陕甘宁边区当局设县时,把吴起正式定为吴旗县。

  但当陕甘支队达到吴起镇时,曾经看不到任何相关吴起的奇迹了,却在陈旧的窑洞墙上,看到了“打土豪,分地步!”“中国万岁!”“反对刘志丹”等口号,并在一个窑洞前面看到了一块牌子,上书“赤安县第六区苏维埃当局”。所有这一切都表白,这里真的是苏区,这里真的有党组织和红色苏维埃政权具有,赤军真正地抵家了!

  陕甘支队进入镇内后,很快与本地党组织和苏维埃当局人员取得了联系。吴起镇地域的党组织和人民以极大的热情接待党地方和赤军,颠末告急带动,吴起镇及其四周三个乡的群众川流不息地给陕甘支队送来了粮食和肉食、蔬菜等,共送小米、荞面八万斤,猪五十多头,羊二百七十多只。

  履历了两万五千多里的艰辛长征,终究达到了革命按照地,终究达到了最初的落脚点,终究取得了长征的伟大胜利,终究再次享遭到了按照地人民的接待,赤军官兵冲动非常,每小我的心中都充满了但愿。

  10月21日,亲身批示了陕甘支队在吴起镇进行了红一方面军长征的最初一战,覆灭了跟踪而至的军第6师主力,击溃西北军阀马鸿宾部马队团,缴获了多量轻重兵器和战马,清洁利索地砍掉了“尾巴”。军委保镳连、工兵连则在第一纵队参谋长左权率领下,打扫本地田主豪绅和匪贼据守的若干据点。

  至此,红一方面军主力胜利地竣事了长征。从1934年10月10日,中共地方、中革军委率领地方赤军(第1、第3、第5、第8、第9军团和军委第1、第2纵队)分开江西地方苏区的瑞金等地,踏上长征路,到1935年10月19日达到陕甘苏区的吴起镇,历时十二个月零九天,共三百六十七天,战役不跨越三十五天,歇息不跨越六十五天,行军约二百六十七天,行程两万五千里,纵横福建、江西、广东、湖南、广西、贵州、云南、四川、西康、甘肃、宁夏、陕西等十二个省,颠末苗族、侗族、瑶族、布依族、壮族、彝族、藏族、羌族、裕固族、回族等十个少数民族聚居和混居区,渡过了贡水(雩都河)、桃江(信丰河)、章水(池江)、钟水、潇水、灌江、湘江、清水江、余庆河、翁安河、乌江(二次)、赤水河(四次)、北盘江、牛栏江、普渡河、金沙江、大渡河、小金川、梭磨河、黑河、白龙江(包座河)、渭水等二十二条大小河道,翻越了大庾岭、骑田岭、都庞岭、越城岭、天南山、佛顶山、大娄山、乌蒙山、梁王山、拱王山、小相岭、大相岭、夹金山(雪山)、梦笔山(雪山)、长坂山(雪山)、大鼓山(雪山)、拖罗岗(雪山)、岷山(雪山)、秦岭、六盘山等二十余座高山,沿途共进行三百八十多次大小战役,打破军的地方军和处所军阀部队共二十九个纵队(军)和三个师的围追切断,攻占县城四十四座。

  达到陕北的地方赤军一部

  陕甘支队胜利达到陕北,宣布了蒋介石“围追切断”、覆灭地方赤军罪恶打算的完全破产。长征的胜利,是认为代表的中共地方准确带领的成果,是红一方面军泛博官兵前仆后继、勇敢奋战的成果。

  长征的胜利为中国革命的胜利供给了充沛的思惟根本、群众根本、干部前提和带领力量。长征的胜利,同时证了然带领的准确,他在中国和赤军的最高带领地位因而而确立。所有履历过长征的赤军官兵,都对和他带领下的中国,从心里深处发出反对之声。而没有履历过长征的后来者,也为长征的豪杰事迹所打动,为崇高高贵的带领艺术所倾倒。

  地方赤军长征胜利留念碑

  长征的胜利充实显示出中国革命事业具有非常强大的生命力,证明中国和它所带领的赤军是不成打败的。外国人同样看到了这一点。美国人莫里斯·迈斯纳在《的中国及后的中国》一书中,对赤军长征的“政治意义与心理意义”做出了如许的评价:“无论以何种人类豪举的尺度来权衡,很少有人不会同意埃德加·斯诺把长征比做‘现代无与伦比的奥德赛’的说法”。“长征拉开了其后中国革命胜利期间的序幕。从这个意义上说,长征简直具有主要的政治意义和心理意义”,“长征使登上了中国的最高带领人的地位,并使率领的革命步队达到了一个相对平安的处所。在这里,他们可以或许颁发宣言对日作战,并为了爱国和革命这两重目标激倡议中国人民的民族主义豪情”。

  数据库进修有声

  两会时间进修贯彻

  十九大精力聚焦十九届

  三次全会理上彀来

  微信“扫一扫”添加“进修大国”

  人民日报社概况关于人民网报社聘请聘请英才告白办事合作加盟供稿办事网站声明网站律师消息庇护呼叫核心ENGLISH

  镜像:呼叫热线:办事邮箱:违法和不良消息举报德律风举报邮箱:

  互联网旧事消息办事许可证增值电信营业运营许可证B1-20060139

  消息收集传布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广播电视节目制造运营许可证(广媒)字第172号

  收集文化运营许可证 京网文[2017]9786-1126号收集出书办事许可证(京)字258号京ICP证000006号京公网安备008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编辑:admin)
http://wellowomen.com/sjc/4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