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宗元石涧记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9年06月26日

  柳宗元《石涧记》

  石渠之事既穷2,上由桥西北下土山之阴3,民又桥焉。其水之大,倍石渠三之一,亘石为底,达于两涯4。若床若堂5,若陈筵席,若限阃奥6。程度布其上,流若织文,响若操琴。揭跣而往7,折竹箭,扫陈叶,排腐木,可罗胡床十八九居之8。交络之流9,触激之音,皆在床下;翠羽之木10,龙鳞之石,均荫其上11。古之人其有乐乎此耶12?后之来者有能追予之践履耶13?得之日,与石渠同。

  由渴而来者,先石渠,后石涧;由百家濑上而来者,先石涧,后石渠。涧之可穷者,皆石城村东南,其间可乐者数焉。其山深山幽林逾峭险14,道狭不成穷也。

  【正文】 1石涧:山间的石溪。 2穷:完毕。 3阴:山的北面。 4亘(gen艮):绵亘。涯:岸。 5堂:正屋,这里指屋基。6限:门槛,作动词用,分隔。阃(kun捆)奥:内屋,因在后,所以称“奥”。 7揭(qi气):拎起衣裳。跣(xian显):赤着脚。 8罗:陈列。胡床:交椅。 9交络:交错,水纹象交错的锦纹。 10翠羽:呈暗绿色的翠鸟的羽毛。 11荫:遮盖。 12其:莫非。 13践履:脚印。 14逾;越来越。

  【今译】 游赏、整治石渠的事完了之后,从石渠的桥上向西北下去到土山的北面,本地公众又在那里造了一座桥。石涧的泉水和石渠比拟,是石渠泉水的三分之一倍大,用横着的石头形成涧底,从这岸连到那岸。那些溪底的石头,有的象床,有的象碗盏杯碟,有的象门槛分隔表里。涧程度布在石底上,流动的水面象织锦上的斑纹,浮动的水声象抚琴一样协调动听。拎起衣裳赤着脚渡水向前,折断竹枝,打扫陈枝烂叶,能够陈列十八九把交椅坐着。交错如锦纹的水流,水石相撞击的水声,都在椅下;葱茏欲滴有如翠羽的绿树,次序递次陈列有如龙鳞的石头,都荫护着坐于水中椅上的游人。古时候的人莫非有谁在这里抚玩过石涧美景而获得乐趣的吗?儿女的人有可以或许跟随我的脚印的吗?找到石涧的日期,跟石渠不异。

  由袁家渴方历来,先到石渠,后到石涧;从百家濑方历来,先到石涧,后到石渠。石涧的泉源可以或许找到的,都出在石城村东南,那里值得玩赏的风光有好几处。那上面山深林幽越来越峻峭艰险,道路狭小不成能走到尽头。

  【集评】 《唐宋文举要》引沈氏曰:“连《袁家渴》、《石渠》二篇,俱以穷字作线索。”

  【总评】 《石涧记》是柳宗贬官永州所写“永州八记”的第七篇纪行。

  在记中,作者先写初到石涧,站立桥上所得的全体印象,捕获住了石涧水大的特征,然后分写涧石的奇姿异态和涧水的细腻斑斓,动听动听。石千姿百态的静态美与水日夜不息的动态美和声态美无机连系,形成了清爽安好、令人心动神摇的漂亮境地,使作者发生了揭衣跣足去水中寻乐的稠密乐趣。那清波漾漾的水流,那叮咚作响的水音,那葱葱郁郁的树木,那重堆叠叠的岩石,形成了幽雅而清淡的诱人神韵,使作者情不本人地,连用两个极有深度,极无力度的诘句,宣泄出自已的兴奋之意,自得之情,压制了前人和来者。前人不成得知,来者不成意料,而唯独本人可以或许得知,亲历,这两头掺和着作者几多辛酸苦辣。不遭贬斥,何能游斯地,遇斯景,有斯乐呢!因而,这是一种苦中乐,乐中苦啊!

  在记中,作者叙事,交待前因后果,翰墨经济而凝炼;描写,巧用博喻,言语漂亮而抽象;抒情,融合出身,味道浓重而深永:三者熔于一炉,互相辉映,锻造成了具有不朽审美价值的艺术篇章。出格是文尾对于山路和水道盘曲、幽静的锐意描写,包含着深刻的哲理:可乐的工具虽多,却在峻峭险峻的深山幽林里,使游者不克不及见到,美景不得问世。言外之意,深藏不露,不遇之感,涵蓄此中,由此而加重了文间的抒情意味,给人留下了思索回味的无限余韵。

(编辑:admin)
http://wellowomen.com/sjc/4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