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位截瘫书法家张锡庚:“现在我不怕死但我珍惜活”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9年05月27日

  原题目:高位截瘫书法家张锡庚:“此刻我不怕死,但我爱惜活。”

  张锡庚,1957年生于江阴,1977年就读于姑苏师专,1987年就读于南京艺术学院,1997年就读于首都师范大学,2007年就读于国度画院沈鹏精英班,师从沈鹏先生。1994年至1996年借调《中国书法》杂志任编纂。中国书法家协会教育委员会委员、中国书法名城联谊会常务理事、中国书协培训核心传授、国度一级美术师,曾任常熟理工学院人文学院副院长、常熟市政协常委、常熟市文化局副局长、文联副主席、书画院院长、常熟市书法家协会主席、姑苏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

  2009年,因遭车祸高位截瘫,颠末四年不可思议的锤炼,找到了本人“束手有策”的书法创作道路,创作出了大量安好淡定、古拙典雅,并焕发新的生命意象、具有励志意义的作品。

  2014年由中国美术馆、中国书法家协会结合举办的“束手有策——张锡庚书法展”11月19日在中国美术馆揭幕,上海书画出书社出书的《“束手有策”张锡庚书法作品集》同日刊行。

  杨潇澜(以下简称“杨”):先生好!三十多年来,您事业中一个很主要的构成部门是书法讲授,就算是此刻,先生也不忘按期开课或者组织沙龙。对您来说,书法讲授能否是一种“需要的苦守”?

  张锡庚(以下简称“张”):在书法讲授过程中,我一边教一边能够学到良多工具。虽然人家认为讲授是在付出,其实真正下功夫教书的人,是能学到工具的。人家叫我一声教员,我不认为这是一种名誉或者带来某种满足感,我更感觉这是一种义务。这个义务至多具备两个方面:一个是有没有本领讲授生,不要好为人师,必需勤奋地提高本人的程度;第二个是能不克不及当真去讲授生。

  我是职业的教师,我情愿在学生身上下功夫,对哪个学生该当讲什么话,哪个学生用什么方式去教,哪个学生此刻临什么帖,我给每个学生都制定了“因材施教”的打算,虽然他们可能无认识地也不晓得。对每个学生要求纷歧样,功课纷歧样,学生本身的自学能力也纷歧样,对症下药地去教,每小我天然而然就出来了。

  再者,学生身上其实有良多闪光的处所,比你强的处所,这些都值得你去进修,如许才能使本人分析的能力提高。万万不克不及仿佛什么都超出于学生身上,感觉他们什么都不如我,如许的教员也是愚蠢的。我想,这就是讲授相长,这三十年,我感觉这一点出格有价值。我在学生身上学了良多工具,但也没有停滞本人的进修打算。

  杨:我跟从先生这么些年,其实站在学生的立场上来看您的讲授。先生在讲授过程中不只仅给了我们专业的锻炼,锻炼我们的技法,锻炼我们的思维,同时也十分强调要把学问做得风趣,但愿我们做一个风趣的人。终究,所有的文艺都是从好玩起头的。有时候,也许恰是由于专业布景过分强大,才让学问和人变得无趣。写字也好,做学问也好,是需要点趣味的,是需要些人文情怀的。

  张:一个真正的艺术家,素养是要很是完整的,不是单一的,也不是简单地凭创作几件作品来申明的。起首就是我们经常提到的人的境地。境地第一个就是“养”:涵养。教育和教化不是一个概念,有教化不必然来自于学校教员,有些就是与生俱来的,良多是从家庭里来的。教化其实就是涵养。有的人学历很高,可是本质很差,整小我的质量也欠好,人的文化程度代表不了他的本质。

  又好比说,有的人气度狭小,接管不了人家比我好,所以不是去加强本人的实力,而是去想方设法架空人家。人家好了当前,贰心里不均衡,我感觉是一般的。但这个不均衡该当如何去看待它。人家比我强,没关系,我本人勤奋,能够达到就达到,达不到就不消去和他比。中国人最大的问题就是喜好比。我就不断讲,锻炼一个学生或者说作为一个艺术家,此中很主要的就是你要能经受得了各类各样的波折。这种波折,就是说你在很是低谷的形态下怎样可以或许一步一步再爬起来,不要一碰着波折就沉沦下去,或者想法子,让人家也要到跟我一样的境界,这种心态是很差很差的。

  还有一点,就是人的能力和人的能耐是很主要的。学问只能代表你所学到的工具,不克不及代表你能否有能力。假若有良多工作放在你面前,你该当怎样去选择,若何把它做得更好,如何把它做到最佳,这个是能力。能耐就是除了能力以外,还有更大的耐力、忍性和包涵。你碰着所有坚苦都能忍住,哪怕有良多冤枉你的工具,都能够去打败它。能耐要比能力更强,可以或许做良多工作,并且情愿吃苦做良多工作,一步一个脚印地走出来。放在嘴上,浮在面上,是不成能做好工作的。

  杨:就此看来,先生感觉若何才能成为一个比力完整的艺术家?

  张:要成为一个完整的艺术家,书法的根基内涵是少不了的。从宏观上,我先说说关于一件书法作品的审美取向。

  我感觉要研究一件作品,起首必需研究它的泉源,没有泉源的话就是无本之木、无源之水。找到了这件作品的泉源,就要去发觉它的伶俐才智,是如何接收的。你一看接收的是一些习气,那申明没有很好地在罗致。

  其次是要调查这件作品的才思。才,就是在接收典范里的文化元素;情,就是如何把前人的工具移情到本人的作品里来。他表达的才华很足,并且变化得很好,更主要的是一幅作品看上去浑然一体,丰硕而又天然,这个就是小我的才思。

  第三考量的就是你这幅作品的气味怎样样,能否有书卷气、文人气。随你怎样狂、怎样表达,出来的仍然是文人的气味。

  当然,除此以外就是微观方面。

  起首是作品的线条。这小我的用笔是不是技法很到位。一根线条出来,无方笔、圆笔、枯笔、浓笔,有粗的、细的、使转的、跌荡放诞的、崎岖的,那这个线条的质量能否过关,能否刚中有柔、柔中带刚。

  线条的第二个部门是要让人感受到你这个线条无方向感和活动感,也就是笔势。

  第三个就是要调查线条的力度,要在活动的形态下力透纸背。什么叫书法,书法其实就是玩字,把一个字玩得好玩、都雅,要让人感觉有传染力。这里面除了适才讲到的线条表示力,最次要的就是对布局的再缔造。起首就是夸张。

  这个夸张分为两个部门,一个部门就是放大和缩小,随你的脾气变化而跌荡放诞变化。第二个就是挪位的夸张,打破方块字根基纪律的款式进行再组合。所谓书法的布局,就是文字布局的优化组合。微观方面考虑的第三个要素就是章法。

  我感觉一幅好的作品就是要想方设法地制造矛盾,包罗口角的矛盾、浓枯的矛盾、粗细的矛盾、大小的矛盾、方圆的矛盾等。然后再处理矛盾,让人感觉很是协调而不高耸。一幅作品严酷意义讲就是一个集体,要让这个集体充满矛盾又很是协调、浑然一体。

  杨:先生作为一名教师,对我们这帮学生履行了一个最大的义务,在于您让我们成长为了这么一种人,就是明晓得现实是冷冷的、硬邦邦的,但仍是对糊口充满了信念和抱负。这是让我感到颇深的。此刻看您的字,较着感遭到比以前更能打动听心,能够感遭到先生热爱书法、热爱糊口,而且仍然感触感染获得清晰的艺术方针和追求,这是良多人所不克不及及的。

  张:人的生命不在于心理上有多健康,环节是本人的心理要健康,身心合一的健康。我很阳光,对于本人想做的工作会感觉来不及做。有时候我会反过来想,可能我不出车祸,还达不到如许一种境地。

  我会感激天主给我缔造了一个很是淡定而安好的机遇,能够让我静下来好好地思虑,并且答应我有丰硕的想象力。以前我工作芜杂,时间不答应,可是此刻我坐在家里什么工具都不求,只求一个:想方设法地提高本人的艺术程度,并且要可以或许争取,我在这一段时间内,尽我最大的勤奋,在这个时代,在这个春秋层面,要在书坛上真正贡献出本人最大的勤奋。我有如许一种方针,我相信本人的作品不是肤浅的,该当是我全身心的付出,但愿以我作品的纯情来传染人。

  杨:此刻,先生更为关心的是书法的深度及其本身的内涵,这能否与您对生命的实在体验相关,您是若何感悟本人的履历和生命形态的?

  张:我能够感觉本来所谓爱惜生命是肤浅的,其实是怕死。此刻我不怕死,但我爱惜活。我要活得有价值、有质量、有追求。前面的路很清晰,我要想该怎样走。好比说这段时间我要把展览做完,接下去还要做什么工作,有一个短期的打算,还有持久打算。本人感觉很充分,没有华侈,这个是环节——不华侈本人。

  严酷意义上讲,我长短常疾苦的。我如许坐着,和你们纷歧样,我的手、脚、胸口、背上都很是胀痛,可是我曾经无计于这种痛了。反过来我倒感觉,我每天如许淡定地坐着,还有良多人来伺候我写字,我足够幸福了。

  史铁生是我很喜好的一位作家,他说过:“人所不克不及者,便是限制,便是残疾,残疾有可能是这个世界的素质。”残疾不只仅是心理上的问题,有的人看什么工具都不动脑子,某种程度上也是一种残疾。此刻我感受很是满足,我还能够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虽然我绑着写很坚苦,可是我可以或许写出我没成心料到的作品,那是我最大的幸福。

  目前,我的身体处在很是残破的形态。但我理解,如许的磨难履历,倒是我人生的一笔财富。人家没有的我有了,我打败了它反而要比人家好了,我照样能够具有本人很好的一种正能量,此刻的心很平静、很清洁。对于用金钱来权衡我的作品,我曾经不管了,可是在艺术价值上,我但愿本人能给后人留下更多可看的作品。

  我的糊口质量曾经下降到零点,由于我没法子本人吃饭、本人穿衣,但我有家人和学生陪同,幸福指数上升到了顶点。我把一切疾苦全都抛到九霄云外,如许就能够踏结壮实地做我想做的工作,做一些有价值的工作。

  杨:先生适才说到,有些作品写出来曾经出乎您的意料了,这让我想到了傅山说的书法创作的三个条理。此中第二种条理,心到手到是为工。但“不期如斯而能如斯者,天也”,是更高的一种条理。所谓“天”,我的理解就是将书写者的个性和书法创作两者相容后的一种天然吐露。那么您若何对待此中的个性?

  张:艺术家焦点的问题仍是要有个性的。日常平凡,这个个性具有于本人的格调,具有于本人对社会、对文化、对人类的一种独到看法。这个看法,是颠末本人多读书当前深图远虑而获得的,本人对这个概念很明白,该当是什么样,该当怎样去做,这就是由本人来选择的。不要吠形吠声,要有点创意,而且需要深度。

  到此刻为止,我其实还没无形成我小我的书法风貌,可是无形中曾经有我的面孔了,是我这么长时间堆集下来的审美取向。

  杨:看先生此刻的执笔体例,虽然做不了某些书写动作,可是您此刻的作品,仿佛是“一行有一行之天,一字有一字之天”(傅山),这是与先生之前作品的一大分歧,以至说是一个超越。

  张:不竭地超越本人,就是要敢于和本人挑战,日复一日地追求一种新境地。每天如果有可能的话,在原有的根本上,都能有一个新的冲破,哪怕是一点细小的,以至于弯曲的,这些都是宝贵的。只需有变就可能有化,变是俄然的,有时候是报酬的,但这是化的主要根本。化是天然的,是有深度的。我们如果在追求艺术的过程中,经常可以或许有变化,经常注重变化,我想我们的艺术成绩就该当是日积月累的。

  要超越本人,还必必要做新的测验考试,做大量的艺术尝试,很有可能在尝试中找到以前从来没有见过的艺术成果。在尝试中,能够找到必然的艺术纪律援用到本人的书法创作中去,可能对本人的作品会有新的,以至于丰硕的艺术成分,我想这也是艺术家必备的猎奇心。

  猎奇心是艺术家必备的本性,一辈子都不克不及枯萎,该当下功夫滋养它,让它变得永久的兴旺。猎奇心能够对每一件作品添加新鲜的、烂漫的、传染人的艺术养分,真正优良的艺术作品,这是不成或缺的一个主要构成部门,也是艺术的生命地点。

  杨:前段时间我在看《他们在岛屿写作》,印象很深的是里面有一位学者将艺术创作归为感到——追随——表达的三部曲。这个时代里,良多人城市感伤也长于表达,却独独少了其间足够的追随。可是,我发觉先生在这一点上似乎异乎寻常,我想听听您对于“追随”的看法。

  张:任何一个艺术家都是这么走过来的,从粗浅到艰深,从不成熟到成熟,以至于已经犯过错误,然后慢慢改掉,最初达到了必然境地。所谓犯错误,譬如说,我对于艺术的认识,最早喜好的是苍莽的、有大景象形象的,出格是北方的碑刻,但此刻我并不是说这一类欠好。同样,本来我不喜好董其昌、赵孟頫的字,认为那种艺术是薄弱虚弱的、浮美的,真正美的该当是雄强豪放的。

  作为一个艺术家不成以或许包涵是错误的。那么,此刻我追求的则是一种广度和深度。艺术家该当有比力高的境地和博大的胸怀,要有一种广纳贤才和兼收并蓄典范的精力,是要一步一个脚印、扎结实实地去做功课的。必必要从甲骨文到明清期间的书法甚至于现现代很多优良的典范,对每一件优良的作品和书法家要下苦功,去阐发研究还要做结实的摹仿功课,接收其对我有用的艺术元素。

  最好没有任何偏废,要有高度的目光,公道的立场,深刻的思惟看待每一件典范的作品。在阐发研究的时候,还能够对艺术长河的大量作品进行比力,用高度的思惟来辨别前人,要进行选择,跟主要的是可以或许在历代典范的共性中找到合适本人个性的部门,成为本人艺术的一种言语或者一种独立的艺术系脉。做功课的还有一个主要部门,要读大量的和艺术相关的册本,边读边做笔记,触类旁通,畅通领悟贯通。

  以理论的指点,以实践的证明,果断本人结实的艺术立场。有了深度和广度当前,才去追求艺术的纯度。纯度强调的是古典的元素,必然要有禅意,空、松、平平,而不是很焦急、很紧迫的形态。之前的作品我多是急就而成,此刻回过甚来看看,良多是欠考虑的。

  其实,字不完满是手写出来的,良多事心表达出来的,只要如许才能感遭到艺术的魂灵。每一个阶段的内容是独立的,是不成复制的。此刻我的作品是颠末频频思虑、频频调整之后出来的,想得多写得少,良多好的元素颠末提炼之后逐步充分进去。

  杨:在与先生的交换中,您时常会提到仙气和禅意,先生的书法包罗比来启用的一枚新印——天然而然,无不表现着这种神韵,那您心中何谓仙气,何谓禅意?

  张:用书画的言语讲,仙气就是一种逸气。其实,就是如许一种逸气,把文化的内核表现了出来,更头要的是不竭堆集当前天然而然地表示出一种仙味。仙气里面还有禅意,淡远而清洁。

  同时你看那种形态,简单而又心里丰硕,清洁而又展示人的激情,布局平平但又有微妙的险崛。董其昌《画禅室漫笔》里有两句话:“薄富贵而厚于书,轻死生而重于画。”死生、富贵都无所谓了,这就是一种禅意。

  杨:谈谈先生的秋竹园若何?以前您在漫笔里写道,园子里的秋笋远远跨越春笋,别人家的竹子都在萧瑟落叶时,它却屡见不鲜。这是秋之骨,也是秋之气。(对秋的评价:我出生在秋天,我喜好秋天,由于秋天是秋收、秋爽,秋天的各类气象、秋月)

  张:良多人对文人的清高是不喜好的,我认为清高是好的。清高就是有风骨的,就像秋竹一样,心里很清晰,只是不来和你狡辩罢了。这就是我对秋竹情有独钟的处所,也是我的一种精力依靠。

  功在笔先 意达形上

  ——张锡庚先生谈书法摸索心得

  2009年,我遭遇严峻车祸,高位截瘫,让我得到了最根基的自理能力和勾当能力。车祸后一段时间我几近失望,对糊口万念俱灰,更不消说本人的书法事业了。夫人不忍看我就此消沉,激励我拿起毛笔,绑手书写,我的学生和身边老友也排班来协助我写字,他们的支撑让我深深打动,同时也是出于对书法生成的热爱,让我慢慢重拾自傲,不倦操练。

  开初也并未期望达到何种结果,只是出于热爱,也是但愿通过这一份热爱来淡化痛苦悲伤和庞大变故给本人带来的冲击。许是太热爱了吧,连我本人也低估了书法对我本人的影响力,只需是拾起毛笔,便将一切痛苦悲伤、一切对命运玩弄的无法都跑到九霄云外,整小我立马神清气爽,进入形态,如痴如醉。正如伴侣所言,书法就是我生射中的血液,只要书法能够让我感觉本人照旧能够控制生命,笑看人生。

  行书朱熹《六月十五日诣水公庵雨作》斗方 2016年

  就像关上了一扇喧哗的大门,舍弃外界的诸多引诱,有了更多的机遇去沉浸到纯粹的书法境地中去,细细地品尝分歧朝代的碑本,静静地阅读各路书家的文章高文,然后频频地摹仿并把所有罗致到的养分融入到创作中来,摒弃过去在创作中更多地追求细腻的技法,如我最喜好的一副春联所云“读书到处境地,写字即是田园”,这是我的糊口现状,亦是天主关上门的同时给我留的一扇五颜六色的窗。

  履历了这么多之后,慢慢地对书法有了新的感悟,王右军有言:“意在笔先,然后作字。”这也许就是我目前的习书形态也是对书法认识的一个归纳综合,意在笔先本来指在心中有了字的神志,犹如作画一般胸有成竹,落笔写字才游刃不足、恰如其分。在我看来意在笔先次要分两个步调:功在笔先,意在形上。

  行草节录 《孟子•告子》轴 2016年

  提到意在笔先,大师往往会留意这个“意”字,而轻忽了要达到这个意的境地所要付出的勤奋,也便是我要提出意在笔先要分两步走的缘由,意一定不是天马行空臆断出来的,要让本人的意更能打动听,起首要让本人的意可以或许有高度和深度,这里的高度和深度就有赖于日常平凡所用的功了,而对于书法而言功无外乎摹仿了。

  前人的法帖里,留存着一套一套协调而又多彩的动作模子。此中的任何一套都是颠末千锤百炼的理性功效——且这种功效已然成为一种文化的现实、文化的“天然”,文化的自傲,因此看起来“像是”感性的。

  行书柳宗元《始得西山宴纪行》轴 2016年

  不情愿接管她,你能够去画画,或是去做与书法无关的任何工作,但只需你盲目地纳入了书法的审美系统,摹仿就是不成能绕过去的文化现实。没有哪位书法大师是生成的,有人说大师生成就笔性好,殊不知大量的摹仿才能培养如许的笔性,以至良多成名书家晚年还经常摹仿,以至临一辈子的,像胡小石、林散之晚年还做摹仿的日课;赵孟頫、王觉斯晚年还醉心摹仿王羲之书法。

  大量的摹仿有时就会让人顿悟,也就是我们常言之量变惹起量变,在不竭地摹仿中大师往往会发觉不断地会有新的工具充分本人、武装本人,不单单是技巧层面的提高,更是思惟的升华,也就是我所言的意。因为不克不及节制手指,我只能用胶带绑动手诚恳地从空中下笔着纸每日摹仿,虽然不再可以或许在像一般人一样书写时于标的目的、力度等作细微机警的共同变换,我也尽可能提炼碑本中的精髓——布局和气味,极力去罗致。

  楷书皮日休《孔子庙碑》轴 2016年

  在功在笔先,意在形上的两步中,功在笔先确是勤奋能够实现的,真正坚苦的即是意达形上了,若何能够在本人的创作中达到本人的意,让本人的意超出于字形之上,这一个达意过程即是每个书家创作的魂了。

  书法通俗说其实就是一门玩字的艺术,若何把一个字玩得好玩耐看,传染力是最主要的,也便是我们所谓的仙气,用书画的言语讲就是一种逸气,其实就是如许一种逸气把文化的内在部门表现了出来,更头要的是不竭堆集当前天然而然地表示出一种仙味。

  行书朱熹 《白鹿洞书院》斗方 2016年

  仙气里面还有禅意,淡远而清洁。同时你看那种形态,简单而又心里丰硕,清洁而又展示人的激情,布局平平但又有微妙的险崛。董其昌《画禅室漫笔》里有两句话:“薄富贵而厚于书,轻死生而重于画。”死生、富贵都无所谓了,这个就是一种禅意。当然,这也需要通过布局的再缔造来实现。所谓书法的布局就是文字布局的优化组合。

  我感觉一幅好的作品就是要想方设法地制造矛盾,包罗口角的矛盾、浓枯的矛盾、粗细的矛盾、大小的矛盾、方圆的矛盾等。然后再处理矛盾,让人感觉很是协调而不高耸。一幅作品严酷意义讲就是一个集体,要让这个集体充满矛盾又很是协调、浑然一体。

  行草李白《梦游天姥吟留别》轴 2016年

  我们要把作品视为一个无机体,强调全体与局部的关系,操纵大与小、粗与细及浓淡枯湿等造型元素缔造空间感,操纵轻重快慢、真假断续等时间元素加强节拍感。空间感与节拍感不只是局部的,更主要的是它们的全体性,只要全体的协调才使空间感、节拍感具成心义。把这些空间和节拍提取成一个全体,便超出于之行只上了,便能在作品中完完整整地表现我们心中的意了。

  行书韦应物《观田家》轴 2016年

  回忆起来,本人过去过分急躁,沉浸于技法,过分追求标致追求完满,有时往往只是追求形的变化,而没有上升到意的高度,给本人套上了无形的枷锁,施展不开,并不克不及铺开斗胆地去追求心灵深处的声音。而此刻的我更多的是在技法上面做减法,舍去这些浮华的累赘,去把本人的意做超越形态的表达,去恢复到我要追求的书法的本身,静下心往来来往感触感染心灵与书法的撞击。

  这即是自车祸这几年来我对书法的一些浅近认识和心得,有人说出过后束手执笔的我犹如凤凰涅槃,其实对于我来说,我要表示的功在笔先、意达形上的书法,追求更多的更多的也是一种生命的威严。(本文刊自2017年《中国书法》杂志第三期风度栏目)

  读有字书识无字理 说真心话做实心人

  行书朱熹《六月十五日诣水公庵雨作》斗方 2016年

  隶书柳宗元《石涧记》《石渠记》轴 2016年

  行草柳宗元《袁家渴记》轴 2016年

  行书柳宗元《钴鉧潭西小丘记》轴 2016年

  行书柳宗元《钴鉧潭记》轴 2016年

  行草白居易《琵琶行》四屏条 2016年

  隶书苏舜钦 《沧浪亭记》四屏条 2016年

  隶书孙绰《三月三日兰亭诗序》轴 2016年

  行草黄宗羲的《过云木冰记》轴 2016年

  行书谢庄《月赋》轴 2016年

  行书朱熹《白鹿洞书院学规》轴 2016年

  临事有长有短 与人不激不随

  图文来历︱春禾水墨、艺术百科在线

  商务合作、转载事宜请在后台留言前往搜狐,查看更多

(编辑:admin)
http://wellowomen.com/sjc/86/